您的位置:txt之家 > 恐怖灵异 > 半仙笔记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左元的猜测

《半仙笔记》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左元的猜测

    另外一边,警局内,邢枫暗中操作将左元叫到了警局说是针对案子需要问话。可是左元在审讯室等了起码有四个小时左右,都不见有人过来对其问话。这让他非常的怀疑,甚至感觉到警察是故意拖延时间,左元这个人心思缜密,又极其的聪明,不然也不会成为团队的领队级人物了,稍微一想就猜到了其中的大部分原由。如果说困着自己拖延时间的话,那么唯一的目的就是接近依然还留在宾馆里面的三人,如果他们三个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会让整件事情陷入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于是左元开始大喊大叫试图引起别人的注意。很快,就有警员来到了审讯室,对其大喊的行为予以呵斥。

    “叫什么叫?这里是警察局,你当是什么地方?”

    “我要见你们领导,不然的话我不会安静的,而且说是要问话,却一直都没有人过来,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案子有了确凿的证据那就拿出来,我无话可说,但如果没有的话,你们这就是滥用职权非法禁锢,我要去告你们。”

    确实,如果左元继续大喊大叫的话影响很不好,本身这件事情就是在暗中刻意操作的,邢枫接到消息以后便赶来了审讯室,必须得想办法让左元安静下来才行,一旦让领导知道了,事情会变得更加麻烦。队长已经给自己施加压力了,声称如果不能让左元闭嘴的话,他就要下命令将其释放了。毕竟该问的或者想问的早都已经在他们从内蒙回来的时候问完了。这个特大的走私案件并没有任何新的证据,也毫无进展,即便是要问话,也不知应该问些什么了。

    “你这么大吵大闹对你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你应该知道我们早就向法院申请了限制令,所以是随时都可以找你过来进行配合调查的吧,现在我有些事情需要问问你,你们五个人,包括贾亮在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起游玩出行的?”

    本来邢枫是打算继续用一些有的没的问题去拖延时间的,不过左元可不同意,邢枫的态度让他更加的疑惑,同时一股不好的预感也油然而生,他必须要马上离开警局才行。

    “你说什么?协助调查?可是你们这分明就是非法禁锢,问话吗?那你问的都是些什么?这个问题我们四个人都回答过不止三遍了,你到底还要问多久?我要求见我的律师,现在马上,不然我什么都不会说,而且还会用非法禁锢的理由去起诉你们,我要告的你们失去工作。”

    情况的演变超出了邢枫的预料,这下事情大条了,想要隐瞒下去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左元仅仅只是嫌疑人,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是有权利要求见律师的。可一旦律师过来,就一定能够找到这件事情的破绽,到时候不仅仅是自己,队长也会遭到连累,对这起案件也会有很大的影响。邢枫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傍晚了,臻宝过去大概有四个多小时了,不管他想要问什么,应该都已经问完了才是,看起来只能将人放回去了。

    就是如此,左元再被扣押四个小时之后成功被释放,他也没有心思去质问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并不是傻子,警察说的很多,有法院的限制令存在,自己就必须无条件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他们确有权利随时将自己带回来问话,就算要打官司上告的话,只要所有警察都保持一致的口供,就是要让自己过来协助调查,那还真的不好办。这件事情最后还是被领导得知,邢枫以及队长被叫去办公室进行了批评,但好在没出什么大乱子,左元也没有找律师打算上告,所以就这么被压了下去,不过被训话的过程当中,兴奋的心却很忐忑,不知道臻宝那边是不是已经结束离开了,如果被赶回去的左元看到,鬼才晓得又会生出什么事端来,但现在领导的训话还在进行着,自己没有办法当着他的面用手机短信去通知臻宝赶快离开。

    宾馆当中,臻宝三人还在等着老周开口,可他却始终都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这么下去会拖到什么时候呢?臻宝想了想,决定利用王喜和老幺两人恐惧来给老周施加压力,只要让他也感受到同等的恐惧,那么就一定会主动开口的。

    “王喜和老幺一样,都是噩梦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老幺是依附棚顶,而王喜则是半截身子探出窗外,猜测结果来看,如果都没有醒转的话,可能王喜就会彻底的从窗户外面跌落出去,好在这一切还没有发生,来得及去解决。”

    说到这里臻宝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不过他想要表达的意思王喜和老幺都已经收到了。这是一种暗示,让王喜和老幺联想起自己之前对他们所说的话,要想解决,就必须要让每个人都将自己的恐惧噩梦说出来才行。为了自身以及他人的生命安全考虑,王喜和老幺再次看向了沉默的老周,眼神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份期待,反而是很愤怒,老幺更是说道。

    “老周,你快将你的噩梦说出来,我相信你应该也做了很可怕的噩梦才对,而且你是第一个受伤的人,就算你不顾自己的命,也要考虑考虑我们大家,不要害的我们也跟着你一起去送死。”

    王喜也在一旁附和着,老周咬牙切齿的瞪着两人,从很早之前开始,这两个家伙就对自己充满了不满,现在终于借题发挥了。可是自己之所以无法反驳也是因为,内心深处觉得他们两个说的很有道理,难道有什么是比性命还重要的吗?但每当想要开口,就会想起左元对自己所说的话,到底应该怎么办呢?要不要说出来。

    终于,臻宝和王喜以及老幺给的压力实在太大,老周扛不住了,他全身一松,叹了一口气,接着便说道。

    “好吧,那我就说出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