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其他类型 > 闺门庶出 > 正文 第41章 酒酿清蒸鸭子

《闺门庶出》正文 第41章 酒酿清蒸鸭子

    王琇心中疑惑,可见王如意抿着嘴恍若无事的样子却不好多问,还是当着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和这个姐姐手挽手去了宴席处。

    过不多时王琬果然来了,她不独独换了绣鞋,连下头的裙子都换了,穿了一条银红撒花百褶裙,王琇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你这是去坭坑里滚过了?”

    王琇缩了缩脖子:“我一不小心踩着了个小水坑,裙子湿了一角,这不是没事么,姐姐你就别担心啦。”

    “也就是家里换裙子方便,去了外头看你怎么办。”王琇拿着个妹妹没办法,拿手戳戳她的额头也就算过了。

    席面依旧是夫人们一处,孩子们一处,王琇自家姐妹几个坐在一块,她扫了眼席面有些咂舌,要不是早知道这些吃食是习姨娘置办的,她还以为这是陆氏出手呢,荤素菜品、四时果子点心依着顺序上来竟是一点都不错,桌上还有好几道没吃过的新时菜。

    便是一道普通的蒸鸭子,吃一口也能觉出其中的用心来,里头除了野鸭肉本身的鲜美,还带了股酒酿的清甜醇香,王琇不由食指大动,一连夹了几好筷子,却觉得旁边几个姐妹有些失态,倒也不是大动静,只是吃得少,旁人瞧不出大分别,可王琇和这几个姐姐以往日日一处用饭的,吃几口就发现她们与往日的不同来。

    也不独王如意王如姝,连带着王茵也是如此,王琇拿眼扫了好几回席面,愣是一点也没看出问题来,要说真有什么,那无非是习姨娘把这差事办得太好了些,要知道就算是现代,顶级美食的配方依旧是保密的,更不用说时下,食谱方子甚至也是女子的嫁妆之一,历史悠久的勋贵们每家或多或少都有几个珍藏的美食方子,习姨娘能整治出这样一桌菜式来,还真是让人高看一眼。

    她又去看陆氏,却发现陆氏似乎比以往精神了些许,正和一位穿着湖蓝衣裳的中年妇人笑着说些什么,习姨娘却没出现,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王琇原以为她既然为了今日如此忙前忙后,必定是为了在诸位夫人面前大出风头,可哪知道她却一反常态根本没露面。

    陆氏旁边站着伺候的是木槿与青萍,一贯闷声伺候的苍角倒是不见踪影,青萍在陆氏旁端茶倒水好不殷勤,就连旁边湖蓝衣裳的中年妇人都瞧了她两眼。等宴席逐道撤下,姑娘们又渐渐松散起来,花园里有搭了戏台子的,可大多都是十岁左右的小娘子,耐不住久坐,又三三两两玩起来。

    薛六娘又摸到了王琇身边,这回她倒是有话要说才来的:“刚个你问了我吴夫人的事,我一直心里记挂着,刚刚看了一眼,来的是吴大人的妹妹呢。”

    她说着悄悄指一指,王琇一瞧,可巧了,这不正是那个穿着湖蓝衣裳的妇人么,她不知怎么了,一直执着陆氏的手在说话,现在也没停,她有些讶然:“原来来的是徐夫人。”这位吴大人的妹妹嫁了个同进士出身的徐大人王琇还是知道的,她又道:“你认识的人可真多。”

    薛六娘却笑了:“家中姐姐也是这么说我呢,我自小能认人脸,见过一面的太太姑娘就不会忘。”

    这就是一种天赋了,说不得这位薛六娘能过目不忘,王琇有些遗憾的想,要是这姑娘出生在现代,妥妥就是一位女学霸,可惜生在现在这个时代,好好的天赋生生埋没了,竟是一个字都不识得。

    薛六娘却不知道王琇的遗憾,她一贯爱笑爱说些,同龄的女儿家都嫌她吵闹,也就王琇心性成熟,会含笑听她说,还会在适合的地方或是应个声或是提个问,直把薛六娘喜得和什么似的,连自个闺名都说出来,正式要做王琇闺蜜了。

    王琇这才知道薛六娘闺名一个蓉字,唤作薛蓉,待到宴会结束,薛蓉还犹自恋恋不舍,她不识字,平日也没书信可写,倒是塞给了王琇自己亲手绣的帕子,还约好了给她绣个荷包,下回见面了送。

    待到王琇回房,她只觉得浑身酸软,脑袋都有些迷迷糊糊的,毕竟身体还是个小孩子,精神劲一过可不就困了,琼花倒还精神着,一张嘴不停:“奴婢还真没见过比这位薛姑娘更能念叨的姑娘,这一个时辰下来竟是一杯茶也不需喝的。”

    “咱们这不就有一个能说的么,换了你怕是一天都不用喝口茶。”忍冬听了就指她。

    两个丫鬟给王琇卸下头饰,正待换上小衣,王琇记起今日还没看书,揉揉眼打起精神来让忍冬去取,她每日看书做功课都是习惯了的,今日看了薛家姑娘大字不识的窘况,对学识更加渴求,一日时光也不肯落下。

    琼花还想劝,李嬷嬷掀帘子进来了,却是孙姨娘听说王琇今日饭后积食,特地让李嬷嬷端了碗消食汤来,琼花正准备给王琇理裙子,却突得想起一事:“小姐,我听七小姐身边的银花说,今日七小姐去偏堂换裙子,正巧遇上吴大姑娘撞进门来,脸上全是泪呢。”

    “怪不得她换个裙子耽搁了这么久,”王琇倒是头回听得这事,“妹妹没事吧?”

    “说是三姑娘的芍药立刻把人给劝走了,不知说些什么呢,七小姐就避先出去了。”

    这事确实不要参合的好,王琇心里想着,却莫名有些怀疑王如意让自个丫鬟带王琬下去换裙子的意图,按理说王琬身边也不缺丫鬟仆妇,又是在自己家里,何必再多派个自己的丫鬟跟去呢?

    李嬷嬷听了琼花的话倒有些诧异:“吴大姑娘?”

    王琇当下就把大概一说,却见李嬷嬷一脸若有所思,不由诧异:“嬷嬷是想到了什么事么?”

    “原以为是吴大人……”李嬷嬷低声念叨了几句,有心含混过去,抬头却见王琇一眨不眨的杏仁眼,还是想了想道,“是我一时糊涂记差了,原是牵扯到前朝一桩大案的。”

    “嬷嬷说的莫非是肃洲粮仓,合阳公吴大人?”不想王琇却接的挺快。

    “正是这个,小姐知道?”李嬷嬷这下是真惊讶了,这桩大案爆发的时候,王琇怕是还没出生呢,不想这位小姐却知道这个。

    肃洲粮仓却是前朝高宗在位时的一桩大案,高宗在位时也不知怎么,天灾不断,干旱、地震、洪灾在这位天子在位时轮流来了个遍,逼得这位高宗不得不亲去祖庙宣读罪己诏,便是在这时,肃洲爆发大旱,数万百姓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奔来州府,指望能吃上一口救灾粮,可谁想这肃洲粮仓开门时里头竟是一粒米也无,一袋袋米袋戳破,里头流出的不是米却是土,得知此事的高宗震怒,下令彻查此事。

    这便是震惊大魏的肃洲粮仓案,牵扯进这一案件的勋贵可谓数不胜数,盛怒之中的高宗毫不手软,一时之间京中到处都是抄家的天子军,被拖到午门斩首的世家不知有多少。

    大魏律法抄家不杀绝,可暴怒的天子却顾不上这点,主犯合阳公一家鸡犬不留,连襁褓中的孩子也没放过。

    王琇会知道这事却是因为成国公府和这个案子也很有些联系——当年被满门抄斩的好几家勋贵都是老成国公亲自带队去的,甚至包括了合阳公,这还是王琇还是个小团子时被大姐王如静带到藏书楼时听得一耳朵密事。

    李嬷嬷正想说些什么,外头的忍冬却大步奔进来,额头上还沾着汗。

    “小姐,梅居那头出事了——”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