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农女当家,妖孽夫君靠边站 > 正文 第431章 误会

《农女当家,妖孽夫君靠边站》正文 第431章 误会

    秦思思虽然不喜欢,但无奈爹娘喜欢,再加上她根本就没中意之人,这半推半接受便也应许下来。

    秦鸢对亲妹子的夫婿,她的妹夫很感兴趣。吃过饭,还非要让秦思思领着她去见人,可秦思思哪里肯依。

    死活不肯,也死活不去,并且也不让她去了。

    秦鸢失笑不已,最后应承了秦思思不去看,等她们大婚之日再来看看妹夫也不迟,秦思思被秦鸢这番戏谑羞得躲回了房里。

    “娘,爹,我回去了,你们别送了。”秦鸢吃过饭,拿着秦母包好的蔬菜,就踏上了归家的路程。本来秦母还想让秦鸢带些鸭蛋回去,可是路途遥远,谁乐意带啊。

    秦鸢拒绝了秦母,不得已,秦母唠唠叨叨,目送着秦鸢离去。

    因为住在镇上,又是一个人走,秦母很不放心,一路上秦鸢回头几次,都还能看见秦母在家门口朝着她挥手抹泪,到底是慈母心。

    “哎,真受不了这些人,又不是多远,哭啥嘛。”口头上虽是这样说,但其实内心,暖流一阵一阵。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鸢按着来时的路,也不打算去找清香,反正该说的事也都说完了,再说,清香明日还得进镇上不是?

    话说真心佩服马氏和清香,这么遥远的路途,每隔几次就来。有时秦鸢都想问上一句,每日来回可还受得了?

    “哎,哎,东家。”秦鸢拐了个弯,想直接走山道去镇上。可谁知,那侬香也不知该不该说死脑筋,还是该说执着。

    分明她去了那么久,侬香还傻愣愣的干等着。

    内心很孤疑,秦鸢走近侬香,看着侬香就想问她,到底有何事。

    “东家,我姐姐问你,要不要葵子?”侬香说着说着,变戏法似得递给了秦鸢满满一篮子的葵子。

    对于清香的厚爱,秦鸢哭笑不得,因为身上的重担又多了。

    “不爱吃没关系,那我们还有别的蔬菜。”侬香是个机灵人,瞧着秦鸢脸色不对,立马就呵呵笑道。

    “谁说不吃,我吃的。”不接不好,且又是有营养价值的蔬菜。秦鸢哪有不接的道理,忙是伸手,示意侬香将菜篮子往细细的手腕上放。

    侬香看着秦鸢伸出来的细胳膊,眉头一皱,这么瘦不拉几的一双手,如何能提的动那么多东西。

    抬头看了看天色,侬香又不好跟着人家去,只好看着秦鸢傻愣愣的笑。

    “没关系,我虽然瘦,但我力气大,真的,你要相信我。”秦鸢做了个滑稽的表情,甚至还做了个大力士的动作,逗得侬香失声大笑。

    “好了,你回去吧,我也回去了,改日你跟着清香一起进镇里玩呗。”秦鸢出于客套,热情的邀请道。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可不料某个少女,一听这话立马就兴奋了。

    秦鸢笑着点头,内心腹语:自然是假的啊,我又没空,谁陪你去玩啊。

    不过面上还是浅笑盈盈,笑着点头。

    终于告别了侬香,秦鸢这才发觉,手腕上的菜篮子到底有多重。挎不了就只能提着了,好在秦母给她蔬菜是用布条包好扎着的,不然啊,可累得慌。

    “东家”转角遇见熟人,大概还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了,不忍她一个瘦弱的少女其实是少妇饱受摧残,这才派了个好汉,见义勇为来了。

    “哎,孟大哥,你真的是救世主啊,我可要累死了。”来者不是其他人,而是有着一腔热情的孟大哥。

    孟居看着秦鸢,对于她的开玩笑没有半丝的情感外露,相反,孟居是面不改色,比一般的面瘫还要面瘫。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见孟居傻傻地站在原地,并没有主动帮忙的迹象。秦鸢忍不住问了句,倘若你真的对我有意见我就依了,但你分明没有,为何不晓得帮我一把呢?

    “没有。”孟居拧起眉头,这才接过秦鸢手中的菜篮子。

    “你怎么这个表情啊?是不是不乐意”见孟居不情不愿的模样,秦鸢就不好意思让孟居帮忙了。伸手想去抢回东西就被孟居给躲了过去。

    “没有。乐意的,我帮你拎回去!”不再等秦鸢再啰嗦什么,孟居一个转身,拿过秦鸢的菜篮子,开始原路返回

    两人保持着一前一后的距离,最后还是秦鸢倏地想起,孟居这是回家,这下又送自己回去,可不是又要重走一回?

    “那啥,孟大哥,你不用陪我了。”看着孟居瘦高的身影,秦鸢猝不及防的贴心起来,“这路那么难走,等下天黑了就更是不好走,你还是不要送我了。我能找到路回去的!”

    本以为孟居送她不过是怕迷路,这才找了个借口,谁知孟居脚步一顿,转身就来了句,“我不算是陪你,我回去镇上也还有些事。”

    这分明就是借口,能是什么事,她才不信呢。

    秦鸢不信任的目光过于明显,但这孟居又岂会是喜欢看人态度说话之人。这不,高冷的背过身去,继续提着菜篮子走得飞快。

    脚步快到一旁的秦鸢怀疑人生

    大概过了半炷香的时辰,秦鸢就到了镇上的顾家。

    顾家烟囱烟雾满满,一看就是已经在做饭了。秦鸢见此,不由的叹了口气。

    这个家貌似没了谁都能活,换句话来说,这个世间没了谁也能安然无恙的过下去。

    “你去哪里了?”就当秦鸢叹息着这个世界时,顾霄出现了。

    “我去村里了。”秦鸢看着顾霄,咧嘴笑道。但顾霄的目光却是放在身后孟居的身上。

    幽深的桃花眼带着莫名其妙的审视,秦鸢看着都不由的一慌。

    连着咳嗽几声,秦鸢忙道,“路上偶遇孟大哥,孟大哥就好心送我回来了。”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性,更是一个具备着超强直觉和女人第六感的秦鸢,理智告诉她,貌似顾霄会错意,有些吃味了。

    确实,任何一个直男癌,占有欲强烈的汉子,怎么会放心自己的女人,傍晚跟着一个男人回来。虽然知道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但顾霄转头一想,貌似孟居对她有别样的心思,他就嫉妒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