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重启飞扬年代 > 重启飞扬年代 第501章 伤老子自尊了

《重启飞扬年代》重启飞扬年代 第501章 伤老子自尊了

    一路上和杨戈的聊天,都是不针对具体事务,而着眼于格局和发展策略的话题。

    旁人听了,或许会觉得很无聊,空洞。

    可是到了这俩人如今的层面上,谈起来反倒是津津有味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便到了元启科技在生态湖的厂区。

    时针差不多指向了11点,此刻的生态湖厂区工地上,已经停工了。

    毕竟烈日炎炎的,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开工。从这一点来看,自家老子的建筑公司管理还是很不错的,规划有序。

    围绕着已经投入使用的一期厂房,一丝不苟地格挡起来。西北角正凭空起了一栋大楼,作为元启科技的办公楼,同时也是宁江生态湖开发区的地标性建筑。

    而在已投用生产厂区以东,正有更多的厂房、仓库以及职工宿舍楼投入建设。

    这样的场面,在如今鸟不拉屎的宁江区,可以说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了。

    俩人正边走边看着,路边简易工棚内,吴炳华便在腋下别着一卷图纸过来了。

    “爸,我就随便看看,你该回去歇着歇着,不用跟来了。”儿子见到老子,首先想到的是亲情的关照。

    换到吴炳华的角度却不这么想了,一来是几个月没见儿子了,想要一起说说话;二来毕竟是施工方面对业主,摆正自己的位置也很重要。

    所以吴炳华一挥手,“没事,索性也闲着没事,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和杨总可以随便提。”

    大中午的,太阳当空照。仨人顶着安全帽,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工地的边缘一路走过去。

    没过一会,吴涛一身汗便下来了。

    一看杨戈,奔四张的人了,那虚汗比自己下的还快。白衬衫早已湿了半身。

    至于说吴炳华,那一身蓝衬衫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遍湿透了。

    毕竟数千亩的厂区,真不是一时半会能走完的。

    不过仨人这么一逛,走到二期厂房工地时,还真发现出一些问题来。

    “杨哥,咱们各条生产线产出的半成品、成品周转路线规划过没有?再一个,从成品包装到库房,再到发货区域和外面主干道的衔接路线,考虑过没有?”

    杨戈眉头一皱,“这也需要规划?”

    吴涛原以为杨戈喝过两年洋墨水,应该能注意到这些细节。现在一问,才知道是托大了。

    在国外,固然能接触很多新东西,可是有些地方看似没什么特别,背后都隐藏着不少的经验和教训。

    “其实这也算是高效的生产管理中的内容。现在咱们Lotus手机的日产量不多,大约万台左右。厂房和产线之间用些周转车,人工打个标记,多走几步路,问题不大。”

    “可一旦日产量突破5万、10万,这样的做法不仅效率低,而且带来的问题会被空前放大。周转效率和管理提升的空间就出来了,如果到那时再着眼于改进,很多地方要受掣肘。”

    这种事儿不难理解。

    况且杨戈毕竟是专修生产管理和企业运营的资深专家,吴涛一提,他便明白了。

    眼巴巴地看着吴炳华,心下忍不住地汗颜。

    因为二期厂房的地基已经打了,这周转路线问题,很可能改不了了。

    这可麻烦大了。

    仨人找了一处树荫地,吴炳华将图纸一摊开,问:“哪几个厂房之间有周转需求?”

    “这五号、六号、七号和八号之间,都有周转需求。”杨戈指着图纸,越看越觉得难办,“还有这库房,和外头的主干道红绿灯口很近,将来隐患也不小。”

    头顶上蝉鸣愈发激烈,树下面仨男人盯着图纸,埋头苦思。

    不多一会儿,吴涛发觉自己连裤子都要汗湿的时候,干脆站起来,想要把这问题留到以后研究。不料吴炳华忽然来了句,“你们看这样子行不行?”

    说着,从耳后摸出一根拇指粗的木工铅笔,在图纸上比比划划道:“从五号厂房东侧开个侧门,直接连接六号西侧中门……”

    这一通比划,顿时让杨戈眼前一亮,激动的一拍吴炳华的肩膀道,“老吴真有你的!”

    吴炳华本人倒是没觉着有什么。

    倒是吴涛看着这一幕,不由脸上一抽,有些哭笑不得。

    俩大男人蹲在地上,对着图纸一通点点画画,嗓门是越讲越大,这是谈得很投机的迹象。

    以至于树上的知了,都不敢吱声了。

    吴涛站在树边,正数着树干上的知了壳,冷不防俩人齐齐问道:“老板,你看这方案行不行?”

    “你俩觉得行就行,这些个我不关心。”吴涛挥挥手道。

    身上都汗湿了,再蹲下来,那黏糊糊的感觉也实在是难受。

    吴涛都想打道回府了,架不住俩人饶有兴致地还要逛。这一圈走下来,四十多分钟过去了,身上衣服全都汗湿透了,吴涛也已经放弃治疗了。

    回到工棚的时候,吴炳华努了努嘴,“走我那儿凉快凉快?”

    吴涛哪能说不去?倒是杨戈一指小车道:“老板,我先回车上等你了。”

    跟着自家老子,走回工棚,顶头第一间就是吴炳华的办公室兼宿舍了。

    旁边几间宿舍的工友大都睡了,吴涛瞥了一眼,只看到赵金怀靠在门前,脚上裹了一圈的纱布。

    赵金怀是自家老子的徒弟,按辈份,吴涛叫他一声赵大哥。

    “赵大哥脚怎么了?”

    吴炳华闷闷地一哼,赵金怀自己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道:“是我自己不小心,在工地上扎着了。”

    “好好养着,注意别发炎了。”吴涛叮嘱了一句,便跟着自家老子进了屋。

    吴炳华吧嗒一声开了台扇,风是有了,可实际上没凉快多少,因为全都是热风。

    端起自己用的搪瓷缸子,倒了满满一杯水递给儿子道:“这次出国那么久,挣了几个钱?连电话都不知道打……”

    有点责备的意思了。

    吴涛嘿嘿一笑,“在曼谷确实有些忙,挣得不多,几个亿吧。”

    听到这里,吴炳华黝黑的脸色一抽抽,“多少?”

    “不到六亿。”吴涛把滚烫的搪瓷缸子往地上一放,补充道:“哦,是美金。”

    吴炳华走到办公桌后,打开盒饭来一顿猛吃,看得吴涛是瞠目结舌。

    实际上,他也不想吃这么快,实在是因为太吃惊,以至于下意识地变成猛刨了。

    这是伤自尊了。

    吴涛看出来了,当下连忙补救道:“爸,这两年你也没少挣吧?”

    吴炳华头也不抬地指着外面道:“都在外面工地上了……”

    吴涛眺望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哪呢?”

    “外面那工地上杵着的一台台工程车、搅拌机什么的,不都是么?”说到这里,吴炳华的口气已经变成没好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