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历史军事 > 权倾山河 > 权倾山河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战起,不可休

《权倾山河》权倾山河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战起,不可休

    北渊,皇宫,御书房

    君羽易坐在龙椅上的神色仿佛苍老了许多,他微微合上的双眸有着无尽的思绪在萦绕搅拌着。

    “廖尘……梁永丰……”君羽易干裂的嘴唇在轻轻张合着,一直在念叨着着两个名字。

    御书房内,宫女和太监都被驱赶出去了,只剩下常年不离身的老太监在一旁静候着。有着夜泣军的一监在旁,等闲之人怎么可能近得了君羽易的身,更别说行刺了。

    “陛下,想必此番离国挂帅之人便是廖子勇的子侄,蜀国领兵之人便是梁文的儿子。”老太监仿佛猜想到了君羽易心中复杂的思绪,轻声说道。

    “廖子勇,昔日离国的镇边大将军,能与震渊王西门雄一战的男人。可惜哪!当年他死的太快了,不然在万古的留芳名将中,定然有他一席之地。”

    君羽易似乎想到了多年前征战天下的一幕幕,轻声感叹道。

    “陛下,武政司传来的消息说,这个廖尘就是廖子勇的亲侄子,从小习武练兵,一身本事绝不下于昔年离国的镇远大将军廖子勇。”老太监眼底闪过一道狠色,只是霎时间就被他隐藏了起来。

    “廖尘……想必有老疯子在北疆镇守着,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君羽易沉思了一下,转而将目光放到了玉箫关的方向,担忧道:“只是这梁王梁文的儿子,梁永丰,该派何人才能与之一战呢?”

    “年不满二十便用血腥手段镇压了军乱,一手掌控偌大的梁家军,这个梁永丰,极为的不简单。”老太监沉了沉声,说道。

    “廖子勇,梁文,都后继有人哪!”君羽易紧紧的咬了咬牙关,在他的眼前好似闪过了十三个威武霸气的人影。

    老太监能够听得出君羽易话中隐藏着的悲凉和苦寂的情绪,他张了张嘴巴,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当年北渊国刚立,风雨飘摇,北渊十三将除了震渊王留下子嗣之外,其余十二人膝下都没有人。就在此时,北渊大帝君羽易直接血杀了北渊十三将的十人,留下了风擎宇镇守在北疆,让刘勋济镇守在玉箫关,而震渊王西门雄则是被关押在了天牢之中。

    将近二十余载过去了,君羽易回首才发现,原来一路走来,当年随同的兄弟和将士,都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在了岁月中。

    倘若北渊十三将都留下了子嗣,虎父定生虎子,就算是离国镇远大将军廖子勇和蜀国梁王梁文皆在世,北渊国又有何惧呢?

    “陛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对与错,已经分不清了。”老太监似乎从君羽易的眸子中看到了一丝悔意和歉疚。

    君羽易不想再深入这个话题,沉声问道:“调查清楚了吗?”

    “那一天袭杀平安公主的黑衣人,隶属于蜀国境内的一个杀手组织,这个组织兴起的时间不详,当老奴想要深入探查时,莫名的会被一股力量给遮挡住了,再难有所收获。”老太监立即弯腰恭敬的回答。

    “嗯?”君羽易皱了皱眉头。

    “不过,老奴从中发现了一个人的踪迹,想必和平安公主遇刺的事情有所关联。”紧接着,老太监又说道。

    “什么人?”君羽易的眉头慢慢紧皱成“川”,问道。

    “蜀国当朝二品大员,乐然。”老太监迟疑了一下:“一年前的玉箫关之战,也出现过此人的影子。”

    老太监的话说到这里了,君羽易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其中的深意。整个九州大陆之上,能够指使蜀国二品大员的乐然,除了当朝蜀国大帝之外,再无他人了。

    “朕知道了。”君羽易好像已经猜到了最终的答案,没有半点儿动容的轻声喃喃道。

    “陛下,难道不公开平安公主并非因为我北渊的过错,而是蜀国的算计吗?”

    老太监知道要多做事、少说话的道理,但是面对已经战起的九州大陆,老太监心中期盼着可以终止这次战火的蔓延。

    “朕,累了,想休息了。”君羽易轻轻的喘出了一口气,似乎不愿在深谈了,终止了这番交谈。

    “是。”老太监张了张嘴瓣,终究只能够点头应声。

    君羽易抬头望着黑穹薄雾,心中自言自语着:说与不说,对于现在的局势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战乱已起,就算蜀离两国想要退兵平息,也无用了。

    以一国公主的死为借口,然后掀起九州战火的帷幕。君羽易都不得不佩服蜀国大帝的心狠和狠辣:“蜀帝……萧平生……你当真以为能够吞下朕的北渊吗?”

    …………………………

    黑夜徐徐降临在了九州大陆之上,将整个北渊国都笼罩进入了黑沉的世界。

    易城,在这黑夜的笼罩下像极了一颗獠牙,许沐川则是站在这颗獠牙的最高处,眺望着还在焚烧着的玉箫关的方向:“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听着许沐川轻声的呢喃着,霍擎文像是利剑入鞘了一般,将自己的锋芒给完完全全的遮掩住了:“许兄,你累吗?”

    许沐川没有想到霍擎文忽然会这么问他,顿了顿声,回答道:“累,但是,不能够停下来休息。”

    霍擎文嘴角轻笑了一下,这笑容中夹杂了许多的心绪:“这一仗打完后,咱们就可以休息了。到时候,若是你和我都侥幸未死,咱们找一处依山傍水之地,了此余生,如何?”

    “好,只要这一仗,我北渊国赢了,那么咱们就能够好好的休息了。”许沐川转头看着霍擎文,眸子里向往的平静生活似在闪现着。

    “那咱们,说定了。”霍擎文嘴角轻轻一撇,望着还在燃烧着的玉箫关轻笑道。

    看着霍擎文带着微笑的面庞,许沐川心底猛然一沉,因为他能够感觉到此时此刻霍擎文的内心有着无尽的杀意和悲戚在哀嚎。

    许沐川没有安慰霍擎文,因为他是将门之子,理应要承受这种痛楚。况且,又有谁能够安慰许沐川呢?

    一路走来,许沐川看着震渊王西门雄为保自己而立竭战死,看着北渊十三将之一的刘勋济血染玉箫关,看着启阳将军问泽宇为了捍卫北渊尊严而埋骨。

    他的心里难道不会感到悲痛吗?

    若说在整个北渊国谁的担子最重,自当属于许沐川了,因为他承载了北渊十三将的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