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网游动漫 > 位面之梦中证道 > 第四卷 真人篇 第610章 苦等一辈子为谁 这一世我当徒弟

《位面之梦中证道》第四卷 真人篇 第610章 苦等一辈子为谁 这一世我当徒弟

    楚梦离从小就被认为是一个很怪的人。没错,她是一个美女,人见人爱的美女,没有人能否认她的美貌,但所有认识她的人,都会毫无例外的认为他就是一个很怪的人。

    从小她就不像其他的小伙伴那样活泼好多,而总是一个人爬到房顶上,遥望远方,总是在发呆。

    当然,如果是这样的话,也称不上多怪,毕竟小孩子不喜欢运动,不喜欢热闹也是又常见。但如果一个几岁的小姑娘总是动不动的就提钱,是啊,修仙啦,门派啦之类的,肯定会将父母及邻居给吓坏的。偏偏楚梦璃就是这样一个小孩。为此他的父母没少找巫婆啊,神汉来给他去写,当然最后都没有结果。而且更怪异的是这些去给他找写过的恶巫婆神汉,都会莫名其妙的,走一些霉运,会得一些小病,渐渐的,他的恶名远播,连那些屋附近的巫婆神汉都不再来赶给他看病了,邻居们对此指指点点,他也乐得清静,不与其他小孩子来往,却在世人的眼光中显得越来越偏僻了,好在随着她年纪而且更怪异的是这些去给他找写过的恶巫婆神汉,都会莫名其妙的,走一些霉运,会得一些小病,渐渐的,他的恶名远播,连那些屋附近的巫婆神汉都不再来赶给他看病了,邻居们对此指指点点,他也乐得清静,不与其他小孩子来往,却在世人的眼光中显得越来越偏僻了,好在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他出来的却是越来越漂亮了,女孩子又漂亮,其他越来越大,他出来的却是越来越漂亮了,其他缺点也就容易被掩饰住了,附近那些未婚的小伙子。而他们的父母也没少上门,托媒人上门来提亲。其中不乏家世不错活学识,人品相貌上加折,但都被他毫无例外的拒绝了,父母问其原因他也不说,逼得急了,他才淡淡的说。这些凡夫俗子配不上我,然后他再也不肯多说什么了。本来生性就偏僻,却又如此的孤傲,说出如此狂妄之话,他的名声自然越发的不好了,慢慢的,他越来越大了,到其他其他同龄人都已经结婚生子,但时候,他仍然独处闺中,他的父母为他的婚事操透了心,也因为背负着邻居们的指指点点,而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偏偏老两口又只有他这样一个宝贝女儿。

    女儿啊,年纪不小了,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你爹娘都这么大年纪了,以后谁来照顾你啊?他爹娘这样对其说道,而他却回答道。你们再坚持两年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两年后两年两年何其多,一转眼间,女孩子最美好的青春就在这样的等待中被荒废了。他已经从青春少女进入到了。双十年华,又从双十年华。等到了并出白发,终于,他的父母熬不住长长期的辛勤劳作和心理压力,双双离世了。而她虽然孤傲,却也只是一个手不能挑肩不能扛的弱女子。有好心的街坊邻居想要救起她,她不拒绝却也不道谢。在街坊邻居的帮助下,她将她的父母爹娘草草的埋葬了起来,然后一个人独居。中中终于几亩薄地做一些家务及仙女红,勉强的过着,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活,她明明长得如此出众,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前途,但是她偏偏就选择了这样的亲累呀,生活。

    又许多年过去了,她青春彻底的死去,馒头头发就满脸出现了皱纹,青丝已经变成了白发。街坊邻居对此已经见怪不怪,而直接将其定义了一个怪人,他几乎不与什么人打交道,只是一个人枯守着等待着什么,没有人知道他在等待着什么,但是他就这样等待了一辈子,大半辈子。

    有一天他病了,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来照顾她,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忍受着。疾病的痛苦和姑无际的孤寂。

    我的那个她,你究竟在哪里?你再不出来出现的话。我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到底是什么人?而我又是你的什么人呢?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之际,自言自语道。生命力从它传入的身体里一点点的流逝,他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却仍抱着最后一点点希望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一定会在其生命结束之前,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直接接货接货是他的疑惑。

    让他赌对了,在他感到是即将逝去的前一刻。一道白光,一道白光闪过,两个绝不类烦人的男人站在了出现在他的面前绝不类烦人的男人站在了出现在他的面前。

    胡月,是你吗?其中一个伟岸的男子。激动的说道,颤抖着伸出手想去摸它。

    你就是我等了一辈子的那个人吗?我现在时间不多了,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我什么人,而我又为什么要等了你一辈子吗?出梦璃用最后的力气问道。

    胡月对不起,我来迟了,男子愧疚而又伤心的说道。

    没事儿,只要他还没死,就不算吃另一个男婴,一个男子却轻调的说道。

    段兄,难道你有办法救活它吗?玄天宗惊喜的对段明辉问道。

    如果我现在说没有的话,你会不会想杀了我,但明辉却不正经的说道。然后他在玄天中快要急疯了,快要吃人的目光注视下,掏出了一粒丹药丢进了楚梦璃的口中,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的相貌快速的倒退,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迅速的变成了一个中年妇人。然后又有中年妇人变成了风韵犹存的少妇,然后他继续变年轻,又有一个少妇变成了一个嫩得快要流出水来的少女来。

    玄天宗与楚梦璃两人惊喜的,正不知要说什么,却听一旁的段明辉不正经的问道哈,不好意思啊,也没提前问你是喜欢成熟少妇还是清纯萝莉来着直接。将他变得这么年轻呢。

    只要是他,无论他是年老还是年轻,像猫如何,我都会对其他不离不弃,玄天中不够肉麻的说道。

    赵明辉正要取笑他,却被和随后赶来的马小玲与夏文君给打断了。好感人啊。祝你手握的时候,不住的抹着眼角的眼泪,道。

    你们女人啊,就是感性的,明辉心里这样想,但是却没敢说出口。

    好啦,人帮你找到啦,也帮你救回来啦,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嗯你们师徒俩几十年没见了,哎,我就不再次做电灯泡,打扰你们了,嗯,你们该干嘛干嘛吧,好了,我先走了,张明辉说道,一拉针仍在感动的落泪的猪女离开了自己,身形一闪,离开了此地。

    胡月,我终于找到你了,玄天宗拉着楚梦里的手,深情的说道。

    胡月,你为什么这样叫叫我?难道这是我前世的名字吗?你能将我们之间的事说说吗?楚梦璃对玄天宗说道。

    当然,为了等这一天,我等了几十年了,我会把我们的以往完完整整的说给你的,不过我们最好还是先应付一下门口偷窥的那些邻居吧。玄天宗说道,除梦里,然后这才注意到,围墙边大门口,门缝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充满了好多双好奇的眼睛,却原来是之前段明辉与玄天宗蜘蛛女从天而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看到玄天宗发现了他们那些邻居,心中大海有胆小的就直接跑了,而有的却胆大留了下来,主要还是全天中长得一团正气,不像是坏人的样子。

    神仙,您老人家是神仙吗?有意。有一个腿脚不利索的老者,对玄天宗多少的说道。神仙,你能教我这条断腿治好吗?老头哀求道,听到他这么说,其他有需要的人也纷纷的哀求起来,甚至有人打齐了楚梦璃的主意,纷纷的攀交情到梦里呀,我可是几十年的老交情啦,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他们这样说道。

    从梦里看向玄天中,不知道邻居们这样的要求,对他来说会不会是很麻烦的,是全天中笑笑看着他都无妨,这些人既然与你有缘,我帮帮他们也是应该的,玄天宗说道,手一挥。招来了一阵,蕴含了灵气的雨水,将众在场的众人都淋了去,除了它们体内的陈年旧疾。

    那些人成年就汲取浑身轻松,然后都高兴到高兴的大喊大叫起来,神仙神仙,我们这出了一个神仙,他们就这样打交道,玄天宗带着楚梦璃飞天而去,在众人的崇拜眼光中。

    昆仑山顶。飘渺云雾之中,玄天宗对恢复了记忆的楚梦璃道胡月梦里计划到不?不,我这辈子还是叫楚梦璃吧,上辈子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他这样说的,玄天忠有些担心的看向他。不论我变成了什么样的名字,什么样的身份,出门离的。

    好梦里按我们昆仑的规定,这辈子确实要我当你的老师,你要做我的徒弟啦,从玄天宗对丛林从一到。

    好啊,上辈子我是你的老师,为了我已经当累了,这一辈子就轮到你当我老师来照顾我了,放心,我这个学生不会很调皮的,楚门离调皮的调皮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