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蟠桃修仙记 > 正文 第114章 神殿之行

《蟠桃修仙记》正文 第114章 神殿之行

    神殿之中一切如旧,大司祭前去天一阁议事,只有大司命在殿中,这回议事主要是研究万年以后鬼族的问题,因为时隔太久,都是天仙前去参会,像地仙和人仙,连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不一定,去了也没什么用。

    洛青言与洛君迁也在殿中,几人先是参拜了洛神的女娲的神像,然后才进入正题。

    大司命先是问起他们在庐州的经历,苍梧山的事与龙脉有关,事关一州兴亡,苏沐阳便没往外讲,只讲了酒泉和凤鸣山仙音谷的事。

    大司命道:“这回找你们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贩卖灵药精灵的事牵扯甚广,那商会势力遍布九州,南澹洲也不例外,百草谷号召各派联合搜查,要将这商会彻底剿灭,黑市最先是你们发现,我们巫山自然是没有黑市,但也要派人去其他地方协助,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苏沐阳想了想,将江云停的事说了,又道:“那商会无恶不作,商会里还有拿人魂魄炼丹的人,要查的话,从散修入手可能比较简单,商会的人不敢朝大派的人下手,害的都是散修。”

    苏沐雪又接着问道:“大司命可知道什么丹药需要用魂魄来炼?”

    大司命思索片刻,拿出一卷竹简,道:“应该是这种丹药,古时炼丹术没有正统,除了草木入药,也有血肉之丹,魔道之人最擅长的便是这类丹药,以魂魄炼制的丹药也有许多,若为修炼所用,便是这啖魂丹了。”

    神农传下炼丹术以后,很快这种技艺在九州各地兴起,很多人也并不囿于神农传下的理念,也做出了许多自己的常识,其中就有以妖兽血肉、骨骼等材料炼丹的法门,但此法残害生灵,有伤天和,渐渐被废弃,如今就连丹方也很难得见。

    苏沐雪将竹简接过,看了看,又问道:“这丹药功效真有这么强?”

    大司命点点头:“生灵魂魄唯有天地赋予,是最特殊的部分,肉身还可炼制化身,可魂魄从未有人仿造,以魂魄入药,自然威力巨大,但魂魄构造精巧,要用它来炼丹,所需时日也长,熔炼魂魄可不是简单的事。”

    聊了片刻,大司命便放他们出去神殿里玩,巫篱和洛枢两位地仙早就闻讯赶来,向苏沐阳讨了些金玉墨,也带来了一些自己新研制的墨。

    两人研究许久,以数种灵木制成的墨汁调配,研究出一种可以变换颜色的墨,这种墨根据时辰变化颜色,早晨时是淡绿色,中午时则是青绿色,到晚上又变成墨绿色,第二日又重新褪成淡绿,十分奇特。

    苏沐阳在外面这段时间没怎么练字,倒有些手生,不过两人都十分热情,让他来试试这新制出来的墨汁,苏沐阳只得写了一页纸。

    随后众人乘了一叶小舟在神殿内的小洛水上游玩,经过白玉蝙蝠居住的白色神山时,山河盘里的赤练忽然飞了出来,说道:“沐阳哥哥,让我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吧。”

    恰好巫长泽在山下修炼,早得了白玉蝙蝠吩咐,将众人带上山,赤练在地宫时将地宫中的血海吸收干净,血海是地宫中死去的仙人血液聚成,其中还有天仙的血液,又被夺舍那人炼化,其中元气充足,赤练光凭修为已经算是地仙,可没有相应的道果。

    白玉蝙蝠也是以吸血为生,与她算是同类,经过这白色神山,便有所感应,知道自己的地仙机缘就在这山上,这才飞了出来。

    “那得看看前辈愿不愿意教你了。”苏沐阳笑道,赤练福缘深厚,都不用怎么修炼,两次机缘,便直接得到地仙的修为,实在是太过轻松。

    白玉蝙蝠也早有感应,他是巫族供奉的圣兽之一,成就地仙已久,对这等吸血生灵修炼的法门很有研究,赤练出生时他也在场,算是有缘。

    “你就在这随我修炼,等成就地仙道果,再跟着你的主人。”白玉蝙蝠早有准备,直接将赤练收下,这神山是圣兽所居,平日里巫族人根本不敢来此,他也就是教巫长泽的时候有人说话,如今又多一人。

    将赤练留下,巫长泽送众人下山,山下镇压着供白玉蝙蝠吸血的血魔,见有生人过来,连忙呼喊,不过众人都不受他迷惑。

    苏沐阳看着巫长泽,也有些唏嘘,当年在与青山藏书楼见到的连字都不认识多少的孩子,如今跟着圣兽修行,日后还是少司祭的备选,这其中际遇真是妙不可言,却又像是早就注定。

    回到神殿,苏沐阳又想起阴阳炭的事,问了大司命一句,大司命露出神秘的笑容,道:“有关阴阳之力,你问我还不如问你养的熊猫。”

    苏沐阳恍然大悟,熊猫身上只有黑白两色,正是身具阴阳的灵兽,对阴阳灵木必然有感应。熊猫以竹子为食,又称为竹熊,因天生掌握入梦神通,又被称为貘兽,但熊猫才是本名,熊性憨厚好动,猫性慵懒,合在一起正是阴阳动静之理。

    “这么一说,问元嘉岂不是也可以?他们真武宫修行的可是玄武法门,正经的阴阳之道。”苏沐雪道。

    从神殿出来,苏沐阳就将熊猫放了出来,自救下它们一家已经几十年过去,如今那几只小的也已经长大,苏沐阳以神识交流,问它有没有阴阳灵木的线索,熊猫坐在地上想了半天,结果还真有。

    “当年我住的地方不远,就有一棵阴阳之木。”熊猫一边吃着竹笋,一边说道。

    苏沐阳大喜过望,道:“快带我们去。”

    众人乘竹排往与青山赶,当年是在从与青山去天河派的路上救下熊猫,那已经是大西洲地界。

    回到与青山时,江云停已经醒来,钟宁也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苏沐阳看钟宁神色有异,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也没有挽留,只是委婉地提醒了钟宁一番。

    江云停苏醒以后得知师妹从龙宫偷得沧海月明珠,却当做救人的报酬送了人,确实有些生气,他修行的功法正需要这等与太阴有关的灵物,便教训了钟宁一顿,但钟宁是为了救他,也不好过分苛责,两人吵了一架便也就算了。

    “若将月明珠予我,我稍微祭炼便有把握突破地仙。”江云停叹了口气,道。

    钟宁道:“要不是有月明珠,人家怎么会答应救你?再说了,你要不受伤,我也不会千里迢迢去龙宫盗宝,根本就没有月明珠,这事就是因果循环,不是你的始终不是你的,你要太阴之宝,自己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