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2卷 第五百七十五章 黑暗料理-病10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第2卷 第五百七十五章 黑暗料理-病10

    被拒绝了,朱茂气急败坏的回到家,王树芳正在打电话,见他回来,对电话说道,“你爸回来了,你有事跟他说吧。”

    把电话递给朱茂,朱茂看了手机上的备注,嗯,是儿子朱实。

    “啥事?”

    作为一家之主,他还是很有威信的,直接开问。

    朱实也毫不含糊,问道,“爸,咱家什么时候在县城买房?”

    朱茂:……

    就愣住了,呃,买房这事不能一蹴而就,大概遥遥无期了。

    “你问这干啥?”

    朱实:“哦,我女朋友说了,不买房的话,她就不到家来。”

    ……

    挂掉电话,朱茂一脸阴沉,王树芳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办?”

    家里这样的情况,别说买房了,呵,买个厕所都还要差钱。

    朱茂握着手机,恶狠狠的骂道,“现在的女的怎么这么现实!”

    要房要车,想他当年结婚的时候,呃,好像王树芳家也要了不少。

    凶狠的瞪了她一眼,怒火迁移,“你们这些女的,都虚荣。”

    王树芳很无语,这关她什么事,但也知道这时要不顺着他,两人肯定又要吵起来,索性也就不说了,转身去厨房做饭。

    朱茂发了一通脾气,目光阴冷的看着路上,呵,阳光很灿烂,他的前路一片漆黑,暗淡无光。

    转眼间就到了镇长家娶儿媳妇的日子了,思如一大早就去看热闹。

    酒席就办在镇上。

    陈二娃说是无所畏惧,但心里还是不敢太明目张胆了。

    晒坝上,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桌子,目测绝对不止三十桌。

    很热闹。

    不停的有祝贺的人过来,道恭喜。陈二娃是没时间寒暄了。

    他忙着呢。

    集市上空着的地方停满了各种车子,嗯,都是从市里来的。

    有同事,有朋友,还有生意人。

    这些,比起四方镇那些土农民,要有分量的多,陈二娃不敢怠慢。

    看热闹的人无不羡慕,摇着头,“这陈二娃,往前十年也不过是个卖猪肉的。”

    然后,花了十万块钱飞上了枝头,从此就坐看人间疾苦了。

    有人窃窃私语,“听说陈二娃在市里有好几套房子,你瞧瞧他手上那大金戒指,啧啧,早知道当初我也花钱买个官来当了。”

    其中一人冷笑两声,“这又不是稀奇事,如今都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笑贫不笑娼。当初原定的在后街重新修个初中,要不是他几爷子嫌人家没拿出孝敬来,呵,人家也不吃这套,转头就在另一个镇上修了个,不然,一个学校能带动多少经济的发展呀。钱都被他们赚了去。”

    人渣。

    最后还把责任推到农民头上了,说是农民不允许占用土地。

    呵,但凡是你几爷子把赔偿补贴落实了,别人会不让?白占的话,当然没人会同意了。

    凭什么。

    那人也沉默了。

    思如在一旁听着,勾起嘴唇,蚂蚱到了秋天,就蹦跶不了多久了。

    很快,迎亲的队伍就回来了,敲锣打鼓,特别热闹,一溜儿的同款小汽车开过来,车头都绑着大红花,气派十足。

    新郎新娘从车上下来,被人簇拥着往屋里走。

    思如正想跟过去,就被人拉住了,一看,哦,是瘦老头儿。

    “你咋来这儿了?”瘦老头儿说道。

    思如:……

    很想怼他一句老子咋就不能来了,但瘦老头儿说得没有错。

    作为五保户,别人家今天办喜事,是很不吉利的。

    “唉,我在家闲着也无聊,就出来走走,嗯,看看热闹。”

    看着瘦老头儿,皱眉,“你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也来了。”

    瘦老头儿就说了。

    哦,买药。

    啧啧两声,“陈二娃这几年可赚了不少呀,哪像我们当初。”

    瘦老头儿曾经也是村干部,不过那时候国家很穷,也从来没什么补助补贴,他是真的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干了一辈子。

    到最后也没得到个好。

    前两年国家体恤退休老干部的辛苦,批下物资资金给补助,结果,瘦老头儿的名额就被抹了,他年纪太大了,八十多,之前一起的都死了,要知道,江明亮还是他带出来的。

    呵,人家给的什么解释,一以为他也死了。多可笑,一个村儿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能不知道他死没有思。

    借口。

    瘦老头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关键他儿子在四方村这一带也挺混得开,就跑去闹。江明亮可能也是怕他年纪大了闹出个好歹来,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惹得一身麻烦,就妥协了。

    但老干部的津贴福利还是没松口,只给了他一个低保的名额。

    至于别的,可想而知给了谁。

    这年头,但凡是有点钱的都要讲排场讲面子,陈二娃还是镇长。

    他花重金请了演艺公司婚庆公司,把晒坝整得漂漂亮亮的。

    反正羡慕的人有很多。

    老远就能听到音响巨大的声音,很喜庆,今天是个好日子。

    酒席是承包出去的。

    菜品很丰富,分量足,乡村宴席也没多少花样,但闻着特别香。

    上菜摆桌,很忙。

    思如看见每个桌子上都摆着两瓶啤酒,一瓶红酒,两瓶饮料,嗯,还有一瓶白酒,白酒用红色的包装盒裹得严实,看起来很高大上,也确实,这酒是很贵的,一瓶得好几大百,是名牌。而糖果盘子里,烟也不便宜,一盒五十。

    没办法,太廉价拿不出手。

    这一套喜宴办下来,少说也要二三十万,但没关系,收礼能收回来,还有多的,结一次婚,能名正言顺赚不少钱。

    逐渐落座的人看着桌子上那酒那烟,懂烟酒的人,都啧啧称叹。

    厉害。

    思如微笑,这就厉害了?不慌,要不了多久,会更厉害的。

    花几百块的礼金,来吃喝一顿,看场大戏,一点都不亏本。

    吉时已到,就开饭了。

    晒坝上摆好的桌子座无虚席,司仪已经在台上拿起了话筒。

    陈二娃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笑容,他抬起下巴,整个四方镇能有如此本事的,只有他。瞬间有种光宗耀祖的心情呀。

    之前心里还有点隐隐的担心,此刻,只有无比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