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其他类型 > 穿越之庶子为政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白兰闯入

《穿越之庶子为政》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白兰闯入

    凤咏听到芙蓉的话,心中只感叹,这女人心思是细密,这都能看出来。摇摇头,无奈叹气:“这心思,我只能不知道。”

    芙蓉听到这,有些疑惑不解:“王爷也是一字并肩王,白家虽然没落,但小姐终究也是书香世家的小姐,有何配不上王爷的呢?”

    “不,是我配不上她。”凤咏看着芙蓉脸上的疑惑,苦笑道:“她是四皇子,指腹为婚的王妃,我是她妹妹未嫁的夫君,你说,我能怎么办?”

    “虽然是这样,可是当我听到你吩咐我们要好好伺候小姐的时候,便知道,小姐与众不同。王爷心中对小姐,心思也是与众不同的。”芙蓉默默说着。

    凤咏看着芙蓉,摇摇头:“我只当不知道。且不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说她与四皇子的婚约,我现在这个状态,也是装作不知道最好。芙蓉,你知道,我这样,不可能给她一个好的生活。把她带到文州,已经是实属无奈,再和她一起,便是不负责任了。你可曾想过,我若是有什么万一,她怎么办?再说了,白家之事尚未有起色,这时候,她只能当我的侍妾,我怎么能,让她当一个侍妾呢?我曾经以为自己拿她当妹妹,只要我好好照顾,便可以了。得知她的想法之后,我便知道,她的心思,我这辈子就只能装作不知道了。”

    “王爷,可是您这样,也不是事啊。小姐心在你身上,就算您把她安置在别的地方,您觉得她可能好好待着么?且不说别的事情了,若是得知您有什么,便是鬼门关,小姐也会闯的。就算是侍妾,最后也算一个名分,等到有机会,有可能,您大可八抬大轿,凤冠霞帔补上便是。若没机会,也给小姐一个名分,一个念想,就算为您做了再多,终究也能是夫人,而不是小姐。”芙蓉还是劝着凤咏。

    “你不必劝我,此事没怎么可商量的。到文州之后,我便会找个借口把她与你们安置在别的地方,你只要给我好好看着她就好。”凤咏还是十分坚持,没有别的想法。

    芙蓉刚刚想要说点什么,门突然打开,满脸泪痕的白兰冲了进来。芙蓉看到这样,连忙看了看门口,还好没有什么人,连忙把门关上。

    “你想这么多做什么?若是你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可能苟活在这世间?哪有什么留我一个人怎么办?你怎么会这么犹犹豫豫,畏畏缩缩,一个大男人,居然不如一个弱女子吗?”白兰带着哭腔,大声抱怨着凤咏。

    凤咏看着白兰的脸,不知道该说什么。自从带了面纱,白兰便开始不施粉黛,本来就十分素净苍白的脸,现在因为哭变得满脸通红,泪水汗水全部混在脸上,狼狈不堪,凤咏看着,更是于心不忍。

    芙蓉看着白兰和凤咏的样子,连忙掏出手绢给白兰擦了擦脸,然后拿着屋里的脸盆,到外面打水准备给白兰擦拭一下,也顺便给两人一个独处的机会。

    凤咏看着出去的芙蓉,再看看眼前的白兰,无奈叹了口气:“唉……我……我只是……”

    “一个大男人家的,退缩不前,就知道做些小女子的举动,一天就知道在屋里想这想那,你以为你为我想了这么多,真的代表我的想法吗?你真的是在为我好吗?两个有感情的人,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呢?我不嫌弃你现在的处境,难道你嫌弃我这个被人利用的没落小姐吗?还是,你还是不相信我呢?”白兰还是有些激动,甚至于说出一些其实心中早就有答案的话。

    “我怎么可能嫌弃呢……只是我现在的状态,跟着我,你只会更危险。朝中已经有很多人在寻找你的下落,等着把你抓回去,加官进爵。且不说别的,现在白家这通敌卖国的帽子还没用摘,你若是被人发现,到时候,就不仅仅是送晚晴居了。若是白家平反了,你觉得,圣上会放弃这个安抚大家的机会么?到时候若是把你重新指给魏华清,那我们又怎么办呢?兰儿,你要明白,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说有感情就能算数的。”凤咏看着白兰的脸,心中更是痛苦,他也不想伤害眼前的人,甚至于,他都想,在自己能够做到的基础上,让她快快乐乐,衣食无忧,可是,现在他不行。若是顺了她的意,只怕以后的事情更多,万一出什么事,大家都负不起责任。

    再说了,自己与魏华清的关系,更是一个大事,白兰相当于是自己主子未过门的媳妇,自己怎么能占为己有呢?魏华清上次的字条,显然是对白兰手下留情,且不说情分的问题,若是为白家平反,并且不计前嫌如约娶了白家女儿,更是很得民心的一件事情。魏华清心思如此细密,不可能不这么做。到时候,谁会不介意,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幕僚有这种感情呢?

    凤咏越想,越觉得,白兰,这辈子自己终究是要辜负了。

    若是眼前这人,是普通的细作,自己完全可以留在自己身边,甚至于可以拉着她的手昭告天下这边是他的王妃,但是现在,这个身份,他终究是不可以这么做。

    白兰看着凤咏,眼泪更是流个不停,摇摇头:“四皇子若是对我有意,这么多年,早就去找了。更何况,我丢了这么多年,若不是我出现,连白家的人都认为我死了!更别说四皇子了!只要我死不承认,他们也没办法!人有相似,树有相同!就像我与老王爷的王妃,不就是长得一模一样吗?”

    “呵呵,你以为,你与王妃长得一模一样是巧合么?那是因为,王妃也留着和你相同的血!王妃本身也是白家人!你以为为什么白家没落,圣上对一字并肩王也起了疑心?你以为为什么你当初在晚晴居,老王爷知道也不闻不问?你以为,这都是巧合能够解释的吗?这世间,哪有这么多巧合?你已经走丢这么多年,我怎么能,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堂堂正正当个白家的女儿呢?”凤咏想到这个,心中痛苦就快要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