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武侠修真 > 仙韵传 > 作品相关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环目银背隼

《仙韵传》作品相关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环目银背隼

    ()        “终于可以放心了!”李运笑道。

    “大人,从刚才的情况来看,石越与智清仝清之间的关系其实是表面在一起,实则离心离德,维系的纽带应该就是石越掌握了那两人的时光通道进入之匙,因为他上次就打开了仝清的时光通道,这次又打开了智清的时光通道,这两人被他压制得无法动弹,只好乖乖听命。”小星分析道。

    “不错!只怕两人听到石越所言,夺得菩提界果可以助他练成时空道力,心里就会更加郁闷了!”

    “嘿嘿,两人肯定不希望石越能练成时空道力,否则两人的处境肯定会更加艰难,估计到时候他们这个暗势力内部肯定会发生些小冲突…”小星乐道。

    “这恐怕是无法避免的。咦,战山怎么来找柁西度了?”

    李运看着一面光幕,只见本来在前头的战山突然返回,骑到柁西度的马车前,大声叫道:“柁老!柁老!!柁老!!!”

    “战山,何事呀?!”柁西度的声音从车内传出,声音有些软糯。

    战山微微一怔,说道:“柁老,你怎么是这个声音?快开门,有要事相告!”

    “哦…我的声音就是…这样的嘛…你…很急吗?嗯…啊啊…”声音有些发嗲媚惑,还有些断断续续。

    “算了,我发信符给你吧!”

    战山扫了一眼马车,发现马车还在微微震动着,心中暗暗猜测这车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柁西度显然不想让他进去,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于是又策马返回前头,随手一挥,一道信符飞入马车之中。

    柁西度一边享受与考超凡的游戏,一边接过信符感应起来,不禁喃喃道:“禅机殿和天机殿的人跟在后面干嘛?如果说禅机殿的人跟着还情有可原,毕竟金禅子在这里,但天机殿的人也跟着就有些古怪了…先不管他们,有金禅子在此,能有什么事?!”

    他将信符随手一抛,又哼哼唧唧起来…

    “大人,看来是战山发现了队伍后面跟着的禅机殿和天机殿之人,他们落后了小半日,没想到还是被战山发现了,却是有些难得!”小星说道。

    “正是!看来此人的神识之力颇强,而且经验极为丰富,还有些手段…”李运对战山也给出极高评价。

    在这种马队前进的状态中,战山居然能发现落后队伍小半日路程的跟踪之人,显然是有他独特的手段。

    李运对此颇感兴趣,想要看看他的手段究竟是什么。

    “大人,你忘了以前我们在天龙帝国时,是如何发现前面藏有埋伏的吗?”小星提醒道。

    “是哦!雇佣军肯定都养有高空侦察禽,这一点先前倒是忽略了…”

    李运马上明白过来,以前在天龙帝国,军队中就养有用于高空侦察的海冬青,那是一种极好的禽类,自己在天韵世界中还养了不少,不知灵界的雇佣军养的又是什么品种…

    小星又打开一道光幕,只见高空出现一个极为模糊的小点,如果不是地网还极难发现。

    镜头在不断拉近,终于看清了,原来是一只毛色近乎银白的大鸟,这样的颜色处在高空,几乎直接就隐形了!

    此鸟翼展极宽,嘴短而宽,上嘴弯曲并有齿状凸起,尾巴较短呈扇形,双腿粗壮有力,弯曲带钩,喙和爪强壮而尖锐,最厉害的是它的眼神极为锐利,眼眶极大,眼球可以收集到的信息极多,而且,在它的左右两侧眼睛之间,正面还有一只小眼,呈圆球状!

    沃日!

    这是什么鸟?!一看就非凡品。

    “大人,根据天机殿信息,许多雇佣军都养有一种侦察鸟,名字叫‘环目银背隼’,应该就是它了!”

    “隼?它简直就是专为侦察而生的猛禽,视野之开阔都快无敌了!”李运看得满眼小星星,大赞道。

    “确实如此。而且小奴发现战山不仅养了一只,而是养了六只,在空中形成一个前后呼应的侦察网,这就难怪他能发现后面跟着的人了。”

    “原来如此,这种手段倒是与我们的地网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要形成这样一张侦察网极不容易,需要极为艰苦地训练,而且,主人还需要有极强的神识,才能够与空中的它们时时进行交流…”

    “大人说的极是!相比较而言,还是我们的地网要先进得多,虽然起步极为艰难,成本极高,但到了现在,它所发挥出来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得到的收益同样远超成本,而且可以不断延伸…帮助我们掌控越来越大的地盘,而由六只环目银背隼组成的空中侦察网只能察看一小片区域,太弱太弱了!”

    “呵呵,两者不可放到一起比较,因为这完全是两回事!就战山他们的条件而言,能做到这一点,已经足以让他们获得不少优势,真的很不错了!我们以后也要为天韵世界引入这个品种…”

    两人迅速交流着,那边考超凡终于结束战斗,遁入小空间,返回来了。

    “咦?人呢?!”柁西度一愣,整个人有些懵圈。

    狐疑地四处查看,终于确定金锋离开了,还出现在外面的马队中,这让他感到一阵惊疑不定。

    “怎么回事?文雨祥这些手下怎么个个都能轻易地出入我的马车,这个阵法简直形同虚设!”

    柁西度连忙检查马车阵法,发现阵法并无问题,说明那些人的确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出入阵法的。

    “天哪!我这阵法级别达到八级巅峰,就连战山也无法破开,他们这些阴阳境是如何做到的?!”柁西度有些不淡定了。

    这样的事情让他感到安全感极差,好象自己这里门户大开一般。

    于是收拾好各种物品,把手下负责阵法的人叫过来检查维修,自己则去找战山。

    “柁老,怎么不在马车上?”

    战山发现柁西度竟飞到自己身后,落在自己的马上,不禁吓了一跳。

    “马车阵法有问题!”

    柁西度把情况小声说了一下。

    “你…你把那两人叫进去干什么?!”战山听得一呆,却问道。

    “老夫无聊得紧,想找人聊聊而已。”

    “真的?我刚才找你时,怎么你的声音都变了?”

    “这…老夫逗你玩呢!对了,天机殿的人怎么也会跟过来?”

    “嗯,这也是让我感到极为奇怪之处,难道我们前方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吗?”战山迟疑道。

    “哇…这个可能性很大,不行,我必须去和祥仙大人说一说。”柁西度头脑终于清醒了一些,感到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需要有所准备。

    “且慢!”

    “为何?”

    “现在方圆一千里内并无异状,就算再前面真的有什么大事件发生,应该也不是冲着我们来的,暂时没必要去打扰祥仙大人。”战山说道。

    “你确定?!”

    “确定!”

    “好!总之这一趟老夫要依靠你了,嗯,已经走了快一日,路上都是荒郊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如晚上找个地方先歇息一下吧,等明天到了‘曲水坊市’就住客栈如何?”柁西度问道。

    “没问题!前面不远有座青山,山脚下有座石亭,应该是可以歇息之处,就在那里过上一晚吧。”战山应道。

    “很好!”

    “柁老你不会是害怕吧?”战山忽然奇怪地问道。

    “胡说,我怎么会害怕?”

    “那你为何紧紧揽着我?还瑟瑟发抖的样子…”

    “这…老夫在马上有点不习惯而已,一把老骨头都快被震散了!”

    “原来如此。柁老真是娇生惯养,这是富贵病啊!你生来就应该是坐马车里的,而不是象我们这些人一样要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战山颇有感触道。

    “瞧你说的,老夫也是走四方的人,没有这么金贵,只是今天这马是怎么回事?跑得不象往日那样平稳啊…”

    “咦?!”战山忽然惊觉,脸色剧变。

    一扬手,马上发出指令,全队都快速停了下来。

    战山仔细检查马匹,发现自己骑的这匹青鬃马的确有些问题,气喘吁吁,明显是体力跟不上,以往常的经验,才走这么一段路,对青鬃马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不可能出现体力不支的现象。

    “怎么回事?!”战山心头微跳,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他立刻让手下都检查马匹,结果发现这些马都有相同的症状,体力已经接近透支。

    但文雨祥手下的乌云马则没事,均是悠闲得象没跑过一样。

    “柁老,事有蹊跷,必须提前防患,你马上去找祥仙大人说明此事。”战山急道。

    “好!”

    柁西度不敢怠慢,连忙找到文雨祥,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文雨祥其实已经觉察到有情况,不过他并不以为会是什么大事,所以就坐等柁西度来告知。

    “马出问题?!”

    “正是!好在你们的马都没事。”

    “这倒是奇了,一路上也没停过,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文雨祥一边报与李运,一边与柁西度两人又来到前头,仔细检查起来…

    ……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