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其他类型 > 陌野村医 > 正文 冲0245激烈冲撞5

《陌野村医》正文 冲0245激烈冲撞5

    郑爽见郭金花同意自己的观点,立即接着说:“没有村民个体的幸福,就不会有村民集体的幸福。为了达到村民集体的幸福,就得从村民个体的幸福入手来做工作。所谓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事要一件一件做,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村长肯定是同意这个观点的,对不?”

    郭金花心里直叫起苦来,再这样下去,自己必然要随着郑爽的话题,一步一步走入支持阿莺嫂子离婚要求的套中去的。

    郭金花心机暗转,说:“这观点是绝对正确的。但是,凡事都得一分为二地来观察,来对待。就阿莺嫂子的离婚要求这件个体村民的事情来说,存在着许多非常不合理的因素。比如,阿莺嫂子离婚了,走了,那她是不是抛弃了抚养老人,没有尽到赡养老人的义务了?”

    郭金花之所以提出两位老人的抚养问题,是因为她已经知道,要从理论上战胜郑爽,她是办不到的,只好从实际上入手,给郑爽出难题,把他给难住。

    郑爽听了哈哈大笑起来,收住笑才说:“法律规定子女有赡养父母的责任,但谁是那两位老人的子女?是阿平而不是阿莺嫂子!村长,这不会成为一个应该讨论的问题吧?”

    郭金花一时气短,转动着眼球说:“可阿平现在去向不明,踪影全无,可以说是失踪了!他应该尽的赡养老人的责任就必须由他的老婆承担起来嘛!”

    郑爽针锋相对地带着灿烂的笑容说:“刚才村长说过,凡事都得一分为二地来观察,来对待。就失踪来说,可以分为主动失踪与被动失踪。象阿德的失踪,就是被动失踪,不是以阿德的主观意愿为转移的失踪;而阿平的失踪,是他主观意愿指导下的失踪行为,是阿平主动地玩失踪,是一种抛弃父母妻儿的行为。一个被老公故意无情抛弃的妻子,完全没有替抛弃她的老公去尽赡养老公父母的责任。阿莺嫂子这种遭遇的关键在于,阿平主动抛弃了阿莺嫂子,阿莺嫂子只是一个被抛弃的角色。这事无关阿平的父母需要不需要阿莺嫂子的问题,所以我国的《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才会规定,夫妻双方分居两年以上的,可以向法院以夫妻双方感情不和为理由申请离婚。阿平主动抛弃阿莺嫂子已长达四年多的时间,阿莺嫂子早就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了。”

    郭金花驳不倒郑爽说的话,心思电转,立即说:“那也得证明阿平是主动失踪才行呀,是吧?如果阿平也是被动失踪呢?那阿莺嫂子是不是就该承担起赡养阿平父母的责任来呢?”

    这个问题不仅混淆了谁负有举证阿平是被动失踪的责任问题,还把不可能证明的责任,加到了阿莺嫂子的身上来。就是说,你阿莺嫂子要是不能证明阿平是主动玩失踪,你就必须担负起赡养阿平父母的责任来,就不能提出离婚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