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都市言情 > 大仙医 > 正文 第76章论那是你们的理论吧

《大仙医》正文 第76章论那是你们的理论吧

    萧逸没想到,到最后竟是一下子平白让人送了好几双鞋子,不过,见女经理执意如此,自己若再为这些小事儿推脱,也实在是没有意思,也就谢过了女经理,带着心花怒放的晓月,一起离开了。

    “萧大哥,没想到和你一起逛街,还会遇上这等好事儿!”晓月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鸟一般,开心地走在萧逸身旁,说道。

    “呵呵,那可不关我的事儿,分明是你的脚生得太漂亮了,人家雇你做脚模,给的酬劳嘛!唉,可惜啊,都没人聘我去做个脚模什么的!”萧逸故意笑着说道。

    “哈哈,什么啊?还有嫉妒这个的?”晓月听了萧逸的话,简直乐不可支。

    两人说说笑笑地,一路向商场外走去。

    可是,还没走到门口,却看见前面聚拢了一圈人,众人面色唏嘘,隐约能听见“有人发病”这样的字眼。

    萧逸心里一动,急忙分开众人,走了进去。

    却见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正瘫坐在地上,面色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两眼向外突出,脖颈上的青筋绷起了多高,嘴角不断地有痰涎涌出,最可怕的是,老者的舌头,一整条都从口里努到了口外,如同一条青紫色的毒蛇一般,足有三寸长,塞满了整个口。老人双手振颤,呼吸困难,看起来极为痛苦。

    与之同行的老妇,惊恐万状地抱着老伴,一声声凄惶地叫道:“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啊!呜呜,老头子……”

    而一个衣着光鲜,气度不凡的男人此刻正蹲在患者身旁。那男人显然是个白人,带着一副无框眼镜,身材微胖,白白净净,斯斯文文。

    “大家让一让,这可是瑞士皇家医学院的宾德医生,刚好路过这里!”一个保安拎着急救箱,一边维持着秩序,一边说道。

    “哇,瑞士皇家医学院的医生?这老爷子可是有救了!”

    “那可是全世界都著名的医学院啊,那里出来的医生错不了。”众人马上全部松了一口气。

    白白净净的宾德推了推眼镜,听了众人的议论,竟有些不好意思,耸了耸肩,仔细地探查起老者的病情来,可是,一会儿眉头便紧紧地皱了起来,马上站起身来说道:“根据患者的症状来看,应该是植物性舌神经紊乱,保安先生,请把急救箱递给我,患者需要马上注射肾上腺激素,以扩张气管。一会儿,急救车来了之后,要马上进行手术治疗!”

    “哎哎!”保安急忙应着,递给了宾德那只急救箱。

    “啊?这么严重啊?这多亏是遇到了这位皇家医学院的医生了。”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都企盼地望向了那只肾上腺激素,希望在这剂肾上腺激素的帮助下,老者可以转危为安。

    可是,就在宾德做好了准备,要把那针肾上腺激素推入老人的身体之时,一声沉稳的男声却是在人群后响了起来:“慢着!”

    正是萧逸,分开了众人,走了进来。

    不容宾德反映,萧逸已经搭上了老者的寸关尺,缓缓闭上了眼睛,沉心诊脉。

    “怎么又来了个中医啊?”

    “中医来捣什么乱?中医治些慢性病可能有效,可是这老伯看起来可是耽搁不起了。”

    “靠,谁说中医只能治慢性病的?前几天的波西卡毒瘤那种病,还不是一个中医给治好的?”

    “那只不过是个别情况而已,碰巧了也说不定。”

    “靠,你要那么说,我可要真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了。”

    两个中西医的各自支持者,情绪激动地马上上演了一场现场版的中西医之争。

    而萧逸对周围的一切都充耳不闻,但觉三指下老人六脉沉洪,很是危险。但是,观其掌纹,命线为断,还是有救,心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宾德几分客气地对萧逸说道:“先生,这位老者是植物性舌神经紊乱,而且,我怀疑他的心脏也有问题……”

    “或许吧!”萧逸摆了摆手,淡淡说道,“我不懂什么叫植物性神经紊乱,但是,舌为心之苗,你能看出来患者是心脏出了问题,这方向应该是对的。”

    “哄!”周围的群众一下子议论开了,“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妄谈治病?中医啊,真是不靠谱!可是,也别在老外面前,丢咱们华夏人的脸啊。”

    “就是啊,既然不懂,就不要妨碍人家皇家医学院的医生施救啊。”

    就连刚才那个狂热的中医爱好者,听了萧逸的这句话,也不禁脸色泛红,禁不住要向后遁走。

    宾德也急迫地说道:“先生,我不明白什么叫舌为心之苗,我只知道若是再不注射肾上腺激素扩张气管,患者就太危险了。”

    “你确定你注射了这激素,患者就可以好转?”萧逸直面宾德,冷然说道。

    “可是,这,这是最基本的急救常识啊!”宾德被萧逸说的面红耳赤,指着手里的那支肾上腺激素讷讷说道。

    “哼,常识?是你们瑞士皇家医学院所谓的常识吧?”萧逸一声冷哼。

    “靠,这中医好啊,竟然当面呵斥皇家医学院的医生?”

    “牛不的不知道,要是耽误了外国医生的治疗,那就是了。”众人冲着萧逸指指点点,绝大多数在场的众人都不看好萧逸。

    萧逸对这一切,却是充耳不闻,从身上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银针,抓过了老人的左手五根手指,握在了一起,银针接连疾点而下,在每根手指上刺破一点,接着手一用力,挤出了五滴殷红的血珠来。

    “先生,你这是在干什么?请让开,别再贻误病情了。我不认为,针刺手指,便能治疗植物性神经紊乱以及心脏病!”宾德一张白净的脸,此刻涨的通红,救人要紧,也顾不得其他了,一伸手,就扯上了萧逸的胳膊。

    可是,还没等他发力,便奇迹般地看到,随着那五滴嫣红血珠的滴出,老者原本极为困难的呼吸状况,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了起来。

    “咦?”宾德一声轻咦,抓着萧逸胳膊的手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而萧逸此刻却手下不停,又抓过了老人的右手手指,如法炮制。

    当那五滴血珠被萧逸挤出之后,老人的呼吸彻底地顺畅了起来。只是,舌头依然垂在口外,紫红如初。

    “哇,为什么扎手指,就可以让老伯呼吸变得顺畅起来啊?”众人无不一声惊叹。

    宾德更是疑惑至极,眼巴巴地看着萧逸希望他能立时解除心中的疑惑。

    萧逸此刻却是无暇他顾,冲着一旁捧着急救箱的保安吩咐道:“我见你们这里有中药房,去,给我买冰片30克,全蝎十只,蜈蚣五条来。”

    “是,我这就去!”那人高马大的保安急忙放下了急救箱,飞奔而去。

    “先生,买那些东西干嘛?”宾德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了,站在萧逸身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待会儿自然便知!”萧逸却卖了个关子。

    没一会儿,那个愣头青一般的保安就拿着一大包萧逸需要的药材,火急火燎地冲过人群,跑了进来:“医生,您要的蝎子、蜈蚣、冰片,都到了!”

    只是萧逸一看那肢体俱全的蝎子、蜈蚣,眉头就是一皱,说道:“为什么不磨成粉?”

    “还,还要磨成粉吗?”保安挠了挠后脑勺。

    “难道你要让老人就这么吞下蝎子蜈蚣?”萧逸骂道。

    “呃,我这就回去磨粉去!”保安即刻就要抓过药材。

    “算了!”萧逸一摆手,喝退了保安,抓过了那十几条毒虫药材,一并放到了左手心,手指并拢,稍稍一用力。

    再度张开手掌的时候,手里那十五条蝎子蜈蚣,已经无声无息地化作了一蓬齑粉,就算是最细致的机器,也无法研磨到如此程度。

    “啊?”众人一声惊呼,“这是什么手啊?简直比研磨机还厉害!”

    “先生,您这是中国功夫吗?”宾德看得眼睛都热了,急迫地问道。

    萧逸却根本没有时间回答他,把那些药粉,细致地撒到了老者外伸的舌根处,之后,从旁边一个顾客手里,借来了一杯开水,把那些冰片,融化开来,用棉签细致地点涂在老者的舌根上。

    说来也怪,随着那药粉一点点顺着老者的舌根,渗入喉咙,老者那紫红色的长舌,竟在大家的众目睽睽之下,一点点缩进了口中。

    随着舌头的收回,老者双眼外凸,脖颈青筋暴起,双手震颤等一系列的外在症状,也渐渐地全数消失。

    “啊……”长出了一口气,老者悠悠坐了起来,尽管这一番病发折腾得他浑身被冷汗浸透了,但是此刻精神明显好转了起来,扶住了自己老伴的胳膊,几分嘶哑地说道,“老伴啊,我可算活过来了!”

    老妇一听老者这么说,顿时泪如泉涌,拥住了老者哭道:“死老头子,你可吓死我了。”

    “老伴啊,以后,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老伴老伴,老了才是伴儿,咱以后好好地过日子!”老者重获新生一般,扶住了自己的老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