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都市言情 > 一品娇娘 > 第225章 各有心思

《一品娇娘》 第225章 各有心思

    “贺兰夫人进宫了。”缇萦进来回报。

    “哦?”陆若晴眸光一闪,浅笑道:“照这么看,霍飞歌的事儿,还真是贺兰濯和贺兰夫人在捣鬼啊。”

    缇萦问道:“怎么说?”

    陆若晴勾起嘴角,徐徐道:“计划失败,所以贺兰夫人沉不住气,火急火燎进宫来……,找孙妃商量对策吧。”

    她咽下去了半句话。

    当着缇萦,没说贺兰夫人是找皇帝的。

    ----事关重大。

    缇萦的心思并不复杂。

    没多想,只是气愤骂道:“真是一对蛇蝎母子!”

    陆若晴没有心情去骂人解气。

    因为她和萧少铉约定好了,只要贺兰夫人再次进宫,就要开始动作,----以回禀霍飞歌中毒一事为幌子,等着皇帝召见。

    自然的,等下霍飞歌也会到场。

    陆若晴的心情有点复杂。

    霍飞歌中毒的时候神智迷失,差点杀了她。

    但是之后,霍飞歌现身茶楼为她证明清白,明面上算是扯平了。

    然而,私下还是暗潮涌动。

    毕竟霍飞歌激动之下说的那些话,不是虚幻的啊。

    也就是说,在霍飞歌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的确是爱慕萧少铉,想要嫁给他,并且认为他们是天生地设的一对!

    陆若晴觉得自己的位置很尴尬。

    她的身份不如霍飞歌,她的势力更是远远比不上霍飞歌,甚至她和萧少铉一起相处时间,也比霍飞歌差了太多。

    而且,她还是不得随意嫁人的御前女官,连自由都没有。

    ----处处不如人。

    陆若晴心头沉甸甸的。

    她凭着年轻貌美,以及萧少铉对她的那点点执念,能让这段感情有结果吗?

    再想到,还有贺兰濯、桓王等人不停拆台。

    陆若晴不由轻笑。

    也许,根本就等不到十年之期,她和萧少铉就会各走一方了。

    永和宫,后殿。

    贺兰夫人刚见到了皇帝,便道:“请皇上法外施恩,把媛儿放了吧。”

    皇帝百忙之中,抽空过来见她,没想到第一句就是这个。

    不由皱眉,“这是谁招惹你了?急哄哄的。”

    贺兰夫人一声冷哼,“皇上,你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当初说什么九皇子殿下受伤,都是他自己演戏,媛儿不过是白搭一个罪名罢了。”

    “那她派人暗杀陆若晴,总是铁证。”

    “陆若晴算个什么玩意儿?媛儿就算杀了她,你还要媛儿偿命不成?!”贺兰夫人本来心情就坏,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皇帝也有些不悦。

    毕竟他是九五之尊的天子,除了贺兰夫人,还真没人敢这么大脾气跟他说话。

    皇帝冷冷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贺兰夫人心中忽地一股子委屈,红了眼圈儿。

    她低吼道:“什么叫天经地义?要是天经地义,我就该住在慈宁宫里头!就不该生下濯儿和媛儿!”

    “你疯了?什么都说!”皇帝怒斥道。

    贺兰夫人见皇帝动了真火,也不敢再持宠而娇。

    而是委委屈屈哭道:“我就是命苦,这一辈子落得这般不上不下的,连一双儿女都没有办法保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皇帝甚是不悦。

    但是,放了贺兰媛也不是大事儿。

    因而不耐烦道:“行了,你也别闹,过几天朕就把贺兰媛给放了。”

    贺兰夫人自然懂得见好就收。

    她擦了擦眼泪,上前扯住皇帝的袖子撒娇,“皇上,你别恼,我就是最近心气儿不顺,又想着媛儿受了好几个月的苦,所以有些着急。”

    皇帝冷笑讥讽,“你是心气儿不顺!又是折腾霍飞歌,又是折腾陆若晴。没想到,人家两个联手起来,你的计划全落空了。”

    贺兰夫人脸色微僵,赌气道:“要是皇上早放了媛儿,我也用不着啊。”

    皇帝却是心里洞若观火,清清楚楚的。

    他推开贺兰夫人,说道:“就算朕提前放了贺兰媛,你就能放下对陆若晴的仇恨?别自欺欺人,更别拿朕当三岁小儿哄了,以后消停点儿。”

    “嗯。”贺兰夫人低眉垂眼的,应了一声,心里却陡然生起无尽的怨恨。

    皇帝……,现在已经标准的九五之尊,不再是从前的情郎了。

    他从前许诺,“我得了江山,往后也是咱们孩子的。”

    现在,只怕早就不算数了。

    贺兰夫人心中冷笑连连,但是还有理智,忍着面上没有发作出来。

    皇帝消了消气,安抚她道:“你且安安生生的,濯儿现在不是已经入了仕途吗?将来找个机会,朕再提拔提拔他,自然一辈子荣华富贵的。”

    贺兰夫人紧紧掐住掌心,“咔嚓”,小拇指留得三寸长的指甲,生生折断了。

    疼得她,顿时五官都皱在一起了。

    皇帝见状问道:“你怎么了?还在生气不成?”

    贺兰夫人撩起袖子,露出猩红鲜艳的断裂指甲,眼泪汪汪道:“你瞧……,断了。”

    皇帝自然也知指甲断了疼。

    又见她眼泪汪汪的,不免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情,捧起来吹了口气,“呼,忍一忍,倒是可惜养了这么长了。”

    贺兰夫人嗔道:“人家疼着呢。”

    皇帝打趣,“朕给你吹了,没觉得好一点么?别人可没这个福分。”

    贺兰夫人在心底腹诽。

    什么福分?这话哄哄年轻小姑娘还行,对她而言,已经是镜花水月一般的虚幻了。

    她要的是权利!

    是儿子能够继承这煌煌江山,而不是……,仅仅一辈子荣华富贵。

    可惜平时试探下来,皇帝并不打算让贺兰濯恢复皇子身份,她也不敢说太多,怕皇帝起了疑心对付他们母子。

    因此虚与委蛇,心中真是别提有多憋闷了。

    皇帝搂着她,软玉温香的抱在怀,不免也有了几分兴致。

    一伸手,就往她那新做的衣裳里面钻。

    贺兰夫人“咯咯”娇小,嗔道:“皇上,妾身的指甲还疼着呢。”

    皇帝低语,“不妨事,朕放轻一些。”

    两人少不了一番缠绵。

    此时春回大地,那些冰封了一个冬天的**,自然是生机勃勃。

    皇帝和贺兰夫人都是春心荡漾,共赴巫山**。

    事后,两人搂在一起说话。

    贺兰夫人脸上还带着一抹潮红,眼睛里好似汪着水,粼粼春波一般,叫人看了就要融化掉一颗心,再也拔不出来。

    她声音娇媚道:“皇上,你这龙马精神真是不减呐。”

    皇帝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夸道:“那还不是你服侍的好。”

    论床上这点子事儿,后宫里那些年轻嫔妃不大懂得,年纪大的又没姿色,统共加一起,都没有贺兰夫人的手段**。

    为了这点,皇帝对她也是多有纵容。

    贺兰夫人自己也很是得意。

    两人正在温存,就听刘瑾在殿外高声喊道:“启禀皇上,九皇子殿下有急事求见。”

    皇帝不悦道:“何事?”

    毕竟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累了一番,正想歇歇呢。

    刘瑾硬着头皮回道:“听说之前霍小姐是被人下毒,才会性情大变,九皇子殿下特意进宫向皇上禀明实情,还要请皇上做主。”

    “真会挑时候!”贺兰夫人脸色厌烦。

    皇帝想了想,还是下床起身了。

    大白天的,贺兰夫人又在永和宫,他要是一直不露面叫人猜疑。

    皇帝自己胡乱穿了龙袍,说道:“朕过去瞧瞧,你等下自己先回去吧。”

    贺兰夫人则慵懒的躺在床上。

    她眉目间含着浓浓春色,娇声道:“好,那媛儿的事就有劳皇上费心了。”

    皇帝出门,坐上御辇离去。

    贺兰夫人脸上的笑容退散,眼里闪过阴毒,以及浓浓的怨恨之色。

    皇帝只知道占她的便宜,让她出色又出力,但是当年许下的承诺却不肯兑现,真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

    这世上,哪有如此便宜的买卖?!

    贺兰夫人很清楚自己的年纪,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不年轻了。

    所以,她能拿捏皇帝的时间越来越少,力度也越来越小。

    而她的大计划,却还没有步入正轨之上!

    贺兰夫人脸色阴沉的想。

    不能再等了,她必须要加快脚步才行。</div>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