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遗世无仙 > 第39章 这个姿势,好羞耻

《遗世无仙》 第39章 这个姿势,好羞耻

    “落阳给你的好处我也可以给你。”

    陈治望着东方景手中的大刀,已经失去了战意,这把刀有魂。

    “他死了,你陪葬。”

    东方景看着那边慢慢脉动小猫步的黑猫,眉头紧皱,这只黑猫是东方景最为忌惮陈野的东西,真要是搏杀,以他的了解,他会连个骨头都不剩。

    若是落阳今天死了,这陈治只能陪葬。这样,他还有机会躲过何承宪以及青山院的追查。

    两个死人都不会说话,那很容易制造两相搏杀,同归于尽的场面。若是陈治活着,落阳死了,一张嘴可以颠倒黑白,落阳与他一起出来却这样死了,他东方景绝对逃不了干系。

    最好的结果,便是落阳活着,陈治死去。不管如何,陈治今日都不能活着回去。

    更何况,这陈家兄弟二人当年祸水东引,此仇今日一并算上。

    至于他希望落阳活着,已经超越了一个商人思考的范畴,虽然算不上朋友,可这是他唯一谈的来的人。

    “那他要是没死呢?”

    陈治盯着东方景,双目泛红,隐约有些癫狂之意,他想看到一条生路。

    “你也得死。”

    东方景握着大刀一刀劈下,气势如虹,胖胖的身体拿着刀竟然是如此的协调。

    陈治眼中闪着绝望的癫狂,这东方景杀意已决,不留余地,他不搏一搏,只有死亡一条路。

    即便在他眼里,东方景已然踏入玄微。拼一把,九成九是死,不拼,死亡概率,十成。

    “开山!”

    陈治慌忙之中带伤施展开山之术,威力大减,此刻在气势上又是完全处于下风,面对着有魂的绝影刀以及全盛的东方景,完全处于劣势。

    东方景这一刀,直接将陈治击退数丈,大刀压迫着剑,将陈治的剑压到他的身上,刀的余震之力震伤了陈治的内脏。

    陈治一口鲜血喷出,脸因为血液上涌通红无比,脸上的血管似乎都要爆出。

    陈治此时的目光却是庆幸与喜悦,“原来你不是玄微。”

    “杀你足够!”

    在陈治退后之时,东方景便携刀而追,此刻话语还未说完,第二刀已经落下。

    刀比话快。

    陈治**的上身,那道伤口随着陈治举剑,皮肉被翻开,森森白骨影约可见。

    陈治面对着同等级的东方景此刻没有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有些力不从心。

    他的剑根本碰不到东方景,其一是东方景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大刀一刀一刀狂风骤雨般的落下。其二便是东方景那诡异的身法,陈治此生绝没有见过任何可以与之媲美的功法,若是今日他能出去,来日一定要将这身法弄到手,不惜一切代价。

    陈治苦苦支撑着,身上已经多了一些新的伤口,只不过都没有落阳那一刀看上去狰狞。

    陈治此刻全部的希望都寄予在了黑猫的身上,只要黑猫解决掉了落阳,再来帮他,那么这东方景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可事实上,他命令不了这只黑猫,连陈野平日说话都是祈求一般。

    只是那只黑猫怎么这么慢啊……

    黑猫一步一步地朝着落阳走去,漆黑的眼盯着落阳被鲜血染红的胸口,目光带着迷茫与困惑。

    落阳一步一步地后退,小心翼翼,频率尽量与黑猫移动的频率相同,他对方才黑猫那一击心有余悸。

    天已经有些暗了,过不了多久,太阳便会完全落下。

    黑猫轻轻地走着,渐渐变得烦躁起来,这么点距离怎么还越走越远了……

    落阳尽量放平自己的呼吸,手中染血的大刀,已被他收进储物袋,面对这诡异的猫,他的刀不说能不能砍到它,便是能砍到,刚刚黑猫承受了他一刀却毫发无伤的样子落阳记得可是清清楚楚。

    落阳看着突然咧开嘴,露出牙齿的黑猫,暗道一声不好,随即眼前便出现了一团黑色,遮盖了他的整个世界。

    瘦小的黑猫产生的不合理的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扑到一丈之外。

    “好,好,杀了他哈哈......”

    陈治的右手被东方景一刀砍上,整个手背一道很深的伤口,血肉模糊。

    剑脱手,再无再战之力,在陈治倒下的过程中,他看见了黑猫扑到了落阳的身上。

    “一命换一命,哈哈,你这个东方家的弃徒。”

    “被东方家抛弃,没人要的东西,哈哈,父母死了,师傅也死了,又被青山院驱逐,最后苦苦哀求厚着脸在这卖画,你说你这辈子怎么这么失败啊,哈哈哈......”

    “来,两年前事情是我们做的,你这个废物到现在还不知情吧,哈哈哈,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陈治躺在地上,浑身鲜血,即便能活下来,怕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苟且着。

    “来,杀了我,来啊,看见了没有,你为他出头,他现在就死了,待会连骨头都不剩,你没有父母,没有师傅,也没有朋友,你什么也没有,来杀了我,到时我弟弟会将你挫骨扬灰,再将你死去的父母的坟墓夷平,来,杀了我,啊~”

    陈治最后只看见了一把无情的大刀。

    一刀过后,再也看不见。

    陈治捂着双眼,蜷缩在地上,浑身抽搐着,像一个醉鬼,只是再也没有酒醒的时刻。

    落阳看着站在自己身上的黑猫,屏住了呼吸,这只黑猫的爪子沾满了落阳的鲜血。

    黑猫抬起前爪,轻轻地拍打着落阳的胸口,平安符发出一声声低沉的闷响。

    “斯~斯~”

    黑猫突然撕开了落阳的衣服,目光定定的看着平安符,眼中的迷茫达到了顶峰。

    落阳莫名的有一种屈辱感,虽然是一只猫,可这样站在他身上撕开了他的衣服,总有点怪怪的……

    黑猫完全不顾落阳胸前的血迹,竟然趴在了落阳的身上,张开嘴咬住了平安符,忽然一用力,悬挂平安符的绳子瞬间断掉,在落阳的脖颈留下一道浅浅的勒痕。

    落阳看着黑猫抢走他的平安符,敢怒不敢言,一个不小心,这个小恶魔可是会闹出人命的,没被陈治杀了,最后却死在了这只猫的手上,这也太冤了。

    黑猫叼着平安符,踩着落阳的身体,缓缓向前走,四只小脚,每一只都准确无误地踩过落阳的左肩。黑猫疑惑地回了回头,它不懂,为什么走过这家伙的肩,会有一种要陷下去的感觉……

    落阳就这样看着黑猫带着他的平安符,踩过他的肩,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夕阳。

    那不是去青山院的路,那个方向,一片荒凉。

    一抹斜阳,已落,剩下的光亮越发苍凉。

    落阳艰难地爬起身,望着越走越远黑猫,跟了上去,这个小强盗此刻看上去人畜无害。

    日暮西山,不知西方,可真的有山?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