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浅曈女帝 > 为主出气

《浅曈女帝》 为主出气

    ();    “摁住她的腿。”诗离双手交叠附上女孩的高高隆起的肚子。

    “你这样会摁爆了她的肚子,属于鞭尸。”老大夫不屑地说,已经死的人,为什么不能让她安息。

    “你来做决定。”诗离手继续放在女孩的肚子上。“只要我一松手,恶水回流,这女孩就真的无力回天,若是你同意,我愿意一试,无论结果。”

    “试。”女人泪眼婆娑,双手紧紧地攥住女孩的双脚。好像是用尽浑身的力气,抓住生命之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把干草掀开。”诗离已经大汗淋漓。女孩的肚子渐渐地软了下来。半跪着的姿势趴在女孩的身上,手上的力气丝毫不敢松懈。尽管胳膊已经酸的要死。

    “有东西流了出来。”女人声音在颤抖。

    “姑娘,年纪轻轻,不要随意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老大夫负者手,嘲讽的离开了,诗离并没有心思理他,因果已经种下,何须诗离再多插手。

    “越来越多了。”有人看到了女孩的身下一片濡湿。尖叫起来。

    “哎呀,累死我了。”诗离一转身瘫坐在地上。用袖子擦着头上的汗。

    “诗离。”人群之中挤出了一个干瘦的少年。

    “蝼蚁。正好你在这里,去,给我找一碗淘米水。”

    “恩恩。”蝼蚁转身离开,不过片刻,拿着东西就回来了。

    “把她的头扶起来。”诗离双手有些打颤,已经不适合做引流的动作,只能交给自己相信的人。

    女孩的头放在蝼蚁的腿上。一根稻草伸进女孩的耳朵里。一滴淘米水顺着稻草顺下去。耳朵向下翻着,不一会儿,有乌黑色的液体顺着稻草流了下来,一碗淘米水在下面接着。黑白相间交相结合,水变成了血红色。红的带着生命的颜色。

    “好了,不过一会儿她就能醒过来了,不过,能给她什么样的生活,就要靠你自己了。”诗离被蝼蚁搀扶着。搭在蝼蚁的纤瘦的胳膊上,平日里看起来没什么力气的蝼蚁,原来已近距离接触才知道,慢慢的男人力。

    “多谢,多谢恩人。”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诗离,又看看自己的女儿。

    “娘。”女孩眼睛微微的颤动,张开嘴潜意识的唤了一声母亲。

    “孩子,娘在这里,娘在这里。”女人哇的一声哭了扑了上去。许是压抑了很久了吧。

    “你的孩子很漂亮。”诗离留下这一句话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这种温情的母女情深的画面,不适合诗离的参与。诗离理解,但是始终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蝼蚁尽力的弓着腰,贴合着诗离的高度,尽量的让她舒服一些。

    幸亏刚刚吃了一些的东西,才不至于现在浑身都没有力气,幸好现在已经恢复了。

    “小心。”刚刚聚集起来的人又是一阵的惊呼。诗离还没有反应过来,蝼蚁已经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诗离被一阵带着干草的气味喷了一脸,眼前是一只抬着蹄子的高头大马。就连蝼蚁的身形在它的面前都渺小无比,真像是一只随时都会碎的瓷器娃娃。

    诗离眼中闪出翠绿色的光泽。暴躁的马安静了下来。低垂着头,毫无暴戾。

    “管好你家的马,伤了人就不好了。”诗离对着驾着马车的驾车师傅,没好气的说,这集市上最是人多,哪里是让它撒野的地方。

    不过,这高头大马,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想来主人也是人中龙凤吧。

    “诗离小姐。”一声带着惊喜又风流无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耀阳王爷不是回都城了,怎会在此。不会是专门为了我来的吧。”诗离痞痞的笑着。因为耀阳王爷的身后,还有一个人的身影。身后的两个女子,更是有些刺眼。一身的火红色的正袍,无不显示出自己的正宫的身份。

    这两个皇子,无论是谁登基,身后的那个女人就必定是母仪天下知人,一身正红色,确实符合身份。

    “诗离过来。”沐阳王爷一直冷着脸,一开始就看到诗离的手搭在蝼蚁的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根本就衣不蔽体,两个人难免有接触。现在又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调戏一个男人。

    脸色变成猪肝色的,何止只有沐阳王爷,只是,身为女人,对于夫君的寻花问柳,本人没有资格过问而已。耀阳王妃一直陪着笑脸。脸色有些苍白。

    “诗离姑娘如此爽快,那本王就不否认了。”耀阳王爷看了一眼沐阳王爷,似是有挑衅之意。脸上带着平日里的放荡的笑,眼睛里的认真却是把诗离盯得发毛。

    如此暴躁的马,除了耀阳王爷,没有人能够驯服,这个女人竟然一个眼神就能让他安静下来,不得不奇。那一抹淡淡的却是无比的耀阳的绿光,是否出自这个女人之身。

    “耀阳王爷后院百花齐放,诗离不过是一株狗尾巴草,就不掺和了,我比较喜欢在烂泥里打滚,比较舒服。”诗离摸着已经咕噜咕噜叫了几个回合的肚子。皱着眉头看着很没有眼力劲的几个男人。

    “既然二位王爷要赶路,我就不拦着了,再见。”诗离招招手,作势就要走。

    耀阳王爷这次倒是没有逞能,因为,沐阳王爷在此,这种硬茬子还是交给沐阳王爷比较直接,而且,耀阳王爷还不明白诗离的软肋在哪里,要想控制一个人,只有了解她的软肋,才能对症下药。

    “诗离。”刚刚走进人群之中的诗离被一支强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循着声音,一声“咔嚓”声通过浑身的骨头传遍了全身。

    “王爷。”沐阳王妃下意识的惊叫一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捂着嘴。做出无意间的动作。身为堂堂的王爷,怎么可以大庭广众之下去求一个女人留下。

    “吼”上空飞下来一只银白色的身影,带下了一股旋风,空气中都是深山里的味道。把沐阳王爷与诗离分开。诗离一脸的黑线捂着自己的自然下垂的胳膊,很是不高兴。

    “诗离。”银魅一直在攻击沐阳王爷,沐阳王爷躲闪不及,肩膀上被抓出了三道血痕,诗离只是定定的看着,并没有叫停的意思。

    “一个男人,难道一只小兽都打不过还要一个女人来救你。”诗离本就心里不痛快,自己累死累活的,一个人逍遥快活,竟然带着一个火红色的尾巴来找她。要不是自己命大,早就丧命在马蹄线之下了。现在想想,或许是,有人故意为之也说不定。

    “啊。”诗离定眼看着紧张担心的沐阳王妃。

    一双不安分的大手附上诗离的胳膊。却并没有疼痛感,贴心的让人心有余悸。

    “耀阳王爷不比亲自动手,这里还是有一个大夫的。”诗离客气的推辞到,虽然是生气,大庭广众之下与一个男子有肌肤之亲,还是需要避讳的。

    “本王在沙场上也没少见过此种症状。诗离姑娘无需客气。一会儿就好。”耀阳王爷在诗离的肩膀上顺势往下一路摸。

    诗离虽然你胳膊不能动,但是感觉还是有的,怎么感觉都不觉得这个男人是在摸自己的胳膊,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一种被人大庭广众沾了便宜的感觉。

    诗离不能动,一动浑身就痛的要死。

    只是眼睛警告的瞪着耀阳王爷,不过好像并没有什么用。耀阳王爷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眼睛里惊喜的都在发光。

    诗离一脸鄙夷,耀阳王爷一直都是一个富贵王爷,养尊处优,不时地去皇帝那里卖乖讨巧,哪里上过什么沙场。不知道使用什么办法把自己的脸皮保养得这么的厚的。

    肩膀处的骨骼一阵冷嗖嗖地透风的凉意。诗离“啪。”一抬手附在了耀阳王爷的后背上,把衣服抓出了几个洞。可见力道之大。

    “好了。”耀阳王爷对于自己的成果很是满意。诗离总是觉得不对劲,活动了一下胳膊,附在耀阳王爷的耳边。

    “我是不是第一个患者。”

    “嗯。”仅仅一个字,耀阳王爷却是趴在诗离的耳边咬耳朵,怎么看上去也是一对璧人。诗离意识到这个人的作为,已经晚了,恨得牙痒痒。

    “住手。”诗离看着两个东西,衣人一兽,一黑一白已经跳到了别人的房檐上。沐阳王爷的衣服山被挠出了几个洞,有血痕,不深。

    “银魅,下来。”诗离一招手。银魅咧开嘴,露出森森的两颗白牙、“撕拉。”趁着沐阳王爷不备,一爪子下去,衣领已经烂了,脖子间还有几道轻微的血痕。很像是夜色中闺房之乐留下的印记。

    “哎呦小宝贝哟,被人欺负了,真可怜。”诗离抱着大的两只手抱不过来的银魅的急速增长的每次见面都是一个型号的银魅的大脸。一脸的可怜。

    明明是一头野兽好吧,哪里被欺负了。

    “沐阳王爷,你有娇妻在旁,回家让你的女人给你缝补衣服吧,就不要再纠缠无关之人了。”诗离眼角冷冷的笑意。亲密之人转为仇人,不过是一个眼神,一个瞬间。

    “诗离,为何如此。咳咳。”沐阳王爷身上透出了血迹,空气之中透出了血的腥甜的气味。

    “你我一别两宽,各自欢喜罢了。并无理由。”诗离一转头。沐阳王爷伸出手要拉住诗离,害怕的没有伸出,怕是伤了她。

    “王爷。”身上一股柔软的触感,沐阳王爷心里却是烦躁无比。

    “诗离姑娘,这家酒楼不错,不知姑娘可否赏脸吃饭。”耀阳王爷一脸的嬉皮笑脸。虽然看着他后背上的裂口诗离有一丝的愧疚,不过一想起自己身上的被人占便宜的感觉,自己就忍不住浑身打颤。

    “本姑娘有约了。”诗离抬起下巴,一指阁楼出的一个小窗。一个貌美的男子正举着酒杯看着这下面的一切。似是有一点的吃惊。

    窗外的阁楼之上,不时地发出“咯吱咯吱”和利爪摩擦的声音,在这下面用餐,总是担心随时被上面掉下来的东西压死。银魅的每一个轻微的呼吸都能带动着整个酒楼的存亡。人心惶惶,有不敢发作,两个王爷都在她的手掌之中不敢造次,他们自然也不敢找茬。虽然只是一个弱不经风的姑娘,给人的感觉像是一支队伍。

    “好了,这杯酒算是我谢谢你的。”诗离放下酒杯。带着一身的酒气,找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吃饭的时候,总是不喜欢被人打扰的。

    “嗯?是这里。”窗外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幽深的院子,透着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和死板,沉寂。倒是也让诗离更加的有兴趣。昏暗色的调子的院子里出现了一抹青绿色,确实很是显眼。

    以为左手上有一个扳指的老大夫引着一个青绿色的女子进了厅堂。院子深的谈话根本用不上关门。倒是也方便了诗离仔细的听。

    “公子,这。”贾护卫为难的看了一眼房顶。等着贾公子的指令。

    “不妨。诗离姑娘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有危险的。”贾公子嘴角带着一抹温和的笑,不同于以往的是,那抹微笑的弧度大了一些,也更深了。

    “王爷如何。”看着一盆子的鲜血。沐阳王妃在屋外着急的问着出来的大夫。沐阳王爷不准其它的人靠近。诗离走后,沐阳王爷就不准别人再碰他。

    “怎么说呢。”大夫皱着眉头,接过了丫鬟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是奇怪。奇怪。”

    “难道王爷的伤有恶化,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宁一攥着锦帕,恶狠狠地说。眼里的恨意又何止是因为她是一个占据了沐阳王爷心里的人。

    “沐阳王爷前几日来看的时候还是病入膏肓的模样,今日伤口竟然已经愈合的大半,莫不是有什么名医到访,王妃一定为我引荐一下,我也好多精进医术。”大夫一脸的活到老学到老的姿态。

    卫炎刚好出来送大夫,听到了此话,惊异之余,还是有一些的自豪。“不过是一位姑娘,倒也是一位奇女子了,只是,今日她不在。”

    “哦既是被卫将军称为奇女子的姑娘,肯定不凡。”大夫心领神会,能随意的接近沐阳王爷的奇女子岂是他随意见得,就连沐阳王爷都不曾随意见面,若不是,今日又怎会让他来换药。

    看,上次的包扎手法,细细想来,却是一位手生的女子,不过胜在细腻。倒是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也解开了。

    “呵呵,活了一辈子了,竟然医术还比不上一个黄毛丫头。呵呵呵。”老大夫自嘲的笑着。

    “哪里,”王妃始终端庄贤淑,给人不愿意接近的距离感。“大夫手回春泗水之内无人可比。”

    “多谢王妃夸赞。”老大夫也是恭维。泗水无人可比他自然是知道的,要不然这个时候也不会是他出现在这里。

    “沐阳王爷需要休息,暂时就不要让人去打扰他了,我给他服用了一些安神的药,还是身体为重。”老大夫接下了丫鬟递给他的钱袋沉甸甸的确实符合王妃的身份。

    “我记下了。”王妃始终优雅的带着一种距离感。

    “大凤啊,哈哈。”终于那个熟悉的影子,在诗离的脑海之中重合。原来是那个与自己过不去的丫头,光看影子还以为是哪个大家闺秀呢,鉴于自己的有眼无珠,看着自己眼前的东西,诗离已经没有了胃口。将就着喝了一碗粥。

    诗离放下了碗筷,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客官没结账。”身后响起了一个小二的声音。

    “那个姑娘怎么能够不结账。”看似疑问实则清晰的知道结果,不过是看着小二单薄觉得是好欺负而已。

    “那是个姑娘,你是不是也想变成姑娘。”诗离身后的对话惹得诗离扑哧一声笑了。跟贾公子有关系的人怎么会需要付钱。

    “公子。”贾护卫看着某个人摇摇晃晃的身影,提醒了一下贾公子。

    贾公子明眸微抬。看着桌子上上一分未动的食物,皱了一下眉头。

    大手一挥,梁记食府,变成了梁记粥铺。

    “诗离小姐。”身后传来的温文尔雅的额声音,诗离现在听起来却是无比的反感。

    “什么。”诗离没好气的说。房顶上的那一块遮住刺眼的阳光的肥肉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神龙见首不见尾,诗离都快要觉得倒地哪个才是主人了。

    “药庄,该收获了。”贾公子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贾护卫护送贾公子离开,留下了一脸呆愣的诗离。

    药庄,这么一说,确实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活灵芝之事,自从上次回来竟然就没有人再过问,难道是已经解决了。那几个师兄,是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事不宜迟,诗离火速赶往药庄。

    “哎呀。”一回头撞上了一个矮矮的柔软的小胖墩。“不好意思。”诗离本能的道了个歉,却被那小家伙用及其的怨毒的眼神看着。

    诗离没办法,很是心疼的拿了两个糖葫芦给了他一个,男孩迟疑了一下,毕竟是小孩子,抵挡不住吃的诱惑力,接下了。

    至于为什么是拿而不是买,是因为跟贾公子有关系,没有人敢要她的钱。

    “咦,小家伙呢,”诗离与买糖葫芦的老伯一阵周旋,终是抵不过老伯老当益壮的身影,没影了,一回头,那个小肉墩子也没影了。

    “喂,你的娘亲呢,你一个人在这里乱跑么。”诗离看着一个树下,那个蹲下的身影越发的像一个球。本着对他的担心跟了上去。

    只见,小球子把诗离给他的糖葫芦埋在了土里,虔诚的让诗离不忍心骂他,看着这幅场景,觉得自己嘴里的糖葫芦都带着沙土的味道,诗离干脆不吃了。

    强忍着想要掐死他的冲动。笑眯眯的问道。“你为什么把它埋掉啊,这样就没法吃了。”

    “我本来就没有想吃。”看着诗离傻子一样的表情,男孩回头鄙夷的说道。眼神沉静的像是一个垂暮老人。

    “不吃为什么接着,不知道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么。”诗离都能听到自己的手指头关节在咯咯作响。

    “你难道不知道埋在土里会很温暖么。”男孩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纯真,只是,仅仅是这一份纯真,也是稍纵即逝。瞬间消失。

    “死人才会埋在土里。”诗离也是一脸的认真。

    “你长得真像我娘。”男孩看着诗离的眼睛不是孩子对于母亲的依恋,更多的是陌生和恐惧,哪有孩子会这么形容自己的母亲。

    “少爷。你在跟谁说话,我们要回去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伴随着一阵小跑的声音,手里应该拿的东西不少。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诗离的搭在男孩的身上的手被打开,手背上一阵火辣。“不要碰我家的少爷。”

    “桂凤。是吧。”诗离不怀好意的看着女人手里抱着的一摞药包。

    “少爷,这个女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看得出来丫鬟很是紧张。伸出的手停留在男孩的脸的前面,有讪讪的缩了回去。像是怕触怒了神威一样。一个孩子竟然会有让人敬仰的力量。

    一双纤细的手抓住了男孩的柔柔的脸。四面八方的轻轻地一扯。男孩的脸瞬间就变了形。

    “哗啦啦。”女人的手里的本就抱不住的药包散落了一地。嘴巴长得好像是忘记了合上。

    “少爷,你没有事情吧。”良久,女人才反应过来。

    “没事。”男孩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脸上,一脸的平静,与生俱来的成熟若是生在帝王之家定是一个争宠夺位的好苗子。

    男孩无意间翻出了自己的身上的一块玉牌。

    “你是药庄的人。”诗离语气了有一丝的惊讶。

    “泗水有谁不知道药庄的少爷。”丫鬟不知哪里来的底气盛气凌人。

    诗离反手一根银针刺入女人的脖子间,女人保持着最后的姿势看着诗离与小少爷对话,丝毫都动弹不得。

    “你做了什么。”小少爷终于是有了一点的反应,似乎还是很感兴趣。

    “她太吵了,我只是让她闭嘴。”诗离半弯着腰,眯着眼睛看着小少爷。

    “你可以教给我么。”

    “我要找若琳。”

    “好。”

    “乖。”诗离摸了摸他的头,毛绒绒的,一丝不苟的束发凌乱了几根发丝。诗离赶忙把自己的手拿开,好像自己总是有破坏美的能力,这个小兔崽子的头发看起来铁打的一样,怎么这么轻易就能弄乱。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