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武侠修真 > 现代修道士实录 > 现代修道士实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现代修道士实录》现代修道士实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这一边的妖精人类们不管心里头情不情愿的,反正这话头是被强迫的打开了,只能在一边好生的为自己未来考虑了起来。

    那一边的明微微笑着看着这一切,高兴的摸胡子。

    说来这事儿拖拉了这么久,竟然就这么搞完了,虽说只是阶段性的胜利,后面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继续着,但好歹也是告一段落了嘛!

    这样的效率……跟平时灌水的态度很不一样啊!

    “这文难道要换个路线了?!”陈酒摸摸额头产生了惊悚的想法。

    “我怎么知道?!”方归元给了他一个白眼,拂袖打算重新进入大殿自己窝着。

    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回过头,喊了钱横一声,“过来!”

    钱横自然应是,跟着方道长进了大殿。

    “你坐。”

    方归元盘腿坐上自己的位置,有伸手给钱横点出来一个蒲团,让他落座。

    “多谢师傅。”钱横依言坐下,与方道长面对着面。

    方归元也不着急开口说话,摸出来一根香蕉给慢悠悠的剥了皮,咬了一口,咽下去了还是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说道:“你这么些年的……阅历如何了?”

    钱横低头答道:“听师傅的话,到处走,到处看,不出风头,只是最近的三十年才到了荆山落脚。”

    方归元微微一笑,“看样子,你是看明白了不少东西。”

    钱横也笑道:“看透了,心也明透了,如今想想当年的自己,也能体会到师傅那时候的感受了。”

    方归元嘿嘿一笑,“为师哪有什么感受?没心没肺的混了这一两千年,不至于为了你个老学究有什么感受。”

    然后他又叹了口气,“可你好歹也是我徒弟,还是大弟子,为师啊……是甩不掉那担子的!”

    钱横听的羞愧难当,低头回道:“是徒儿当年让师傅失望了。”

    方归元摇摇头道:“失望什么?我本来就没对你抱多大期望——你学着修道的时候都七老八十了,我还能指望你是个一天顶别人一百年的绝世天才不成?我要有这个想法啊……嘿嘿,你那个陈前辈就又能打着打醒我这做梦痴人的由头,冲过来把我揍一顿了!”

    钱横听的更加羞愧,头低的都快和那花白胡子融为一体了。

    方归元也想不着和他说什么话,只是挥挥手道:“日后继续努力!……对了,你是不是收徒弟了?”

    钱横应道:“不是正式的弟子,只是指点过一番而已,因此未能告知师傅……”

    方归元笑道:“我说这话又不是为了怪你,只是觉得有点意思……”

    他冲着殿外边那群吵吵闹闹的家伙努了努嘴,“去,把那人叫进来给我这个做师祖的瞧瞧。”

    钱横自然没有不可,还笑了一句,“师傅这模样,倒是像个含饴弄孙的富家翁了。”

    方道长笑骂,“哪有我这般年轻的富家翁?你又见过哪个富家翁有为师这样好看的?”

    钱横微微一笑,去把自己的弟子叫了进来。

    邹世德在外面站着,那是心里头万般滋味,难以说出口来。

    讲真的,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站在这种地方的一天。

    三清祖师知道当他被钱师找到,说是要带着他来参加一个修行界的大事情的时候……

    那可是真的修行人士才能掺和的事情啊!

    邹世德当时就觉得自己跟那些妃子被皇帝翻了牌子一样,心情激动的差点就去见了全真的众多祖师。

    哦,不行,太乙救苦天尊,老道士心神激荡,竟然给自己做了个不好的比较,祖师勿怪勿怪。

    想邹世德前几天的时候还在因为道门事物而操心呢,就被钱横带着来了昆仑山这边。

    这也是邹世德第一次这么切实的接触到修行界。

    第一眼看到那些各自施展着本领从四面八方或化作流光或变成原形来到昆仑山上的修士的时候,邹世德激动的老泪纵横。

    他曾在几十年前就受过钱横的指点,也在因为皇家想要进一步插手道门事物而摇摆苦恼的时候受到后祖师爷的托梦,但是……

    但是他从未想过,人间,竟然还有着这么多的修士!

    原来口口相传的修行界,时至今日,竟然还存在着!

    求道成仙,还是有希望的!

    邹世德真是恨不得手里有什么能照相的东西把这画面保存下来给自己的那几个徒弟看看,让他们知道自己一直念念不忘时时刻刻都跟他们说得修道,不是臆想!

    可惜他终究还是没有踏进修行界的门里面,于此就算再怎么激动,也只能低调行事。

    旁边的修士们也好奇的斜眼瞅着这位“小朋友”,暗地里面琢磨怎么连刚刚到炼气水平的都能来这儿了这个问题。

    而且邹世德虽然看着是最老的那一位,但实际上,他也就才**十岁,和修士群里面最小的都差了一百左右的距离呢,那围观起来就跟看幼儿园的小娃娃进了大学课堂一样。

    不过因为现在的事显然要比邹世德的来历重要多了,所以好奇归好奇,也没人想和他说什么话。

    修士里面一位长相颇为魁梧头戴金莲法冠的道人看了看邹世德的打扮,然后“咦”了一声,走了过来。

    “全真门人?”

    “正是!不知这位仙师有何指点?”邹世德本想厚着脸皮叫一声前辈套近乎的,但看道人一副面黑严肃的模样,只好把口气再放的尊重一点。

    那人哈哈一笑,道:“屁的仙师,老子哪里有称仙师的本事?唉……你是什么身份?竟然能来这里?”

    邹世德想了一下钱横对自己的嘱托,然后如实回答了那人的问题。

    道人呵了一声,抱拳挤眉说道:“现任的全真掌教?那巧了,贫道姓张,龙虎山上面的那个张。”

    邹世德连忙喊道:“原来是天师前辈……”

    张道士道:“我哪里是什么天师?只不过是蹭到了张姓而已,再者天师的名号都只不过是别人捧场而已,难不成现在的朝廷也认同这个称谓了?”

    “这倒没有……”邹世德细声答道。

    天师这个称呼一直以来都是龙虎山上那群人的自称,民间听多了倒也认了,但自诩为“天子”的皇帝怎么可能会同意这个说法?前明的时候可是明文下了旨,天师都不准称自己是天师了,得叫真人。

    现在朝廷对其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除了前面几任皇帝的时候对神神鬼鬼的不感兴趣还很反感之外,后面的都是模糊过去的,所以现在“天师”也算是半个官方肯定的称呼。

    张道人嗯了一下,“你是全真掌教,那也该和龙虎山来往的……那地方的风气改了吗?”

    “这……”邹世德总不好告诉这个张家的祖宗,说你们家现在又乱起来了,现任的那位天师还想和皇家掰手腕作死呢,只能说了一句,“此天师家事,贫道一个外人,怎能了解?”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