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都市言情 > 医路繁花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医路繁花》 第一百七十五章

    (四库书 sikushu)</p>    照那猎户的说法,这牛山村内,手上有印记的一共有十个人,其中有六个都是在平常的劳作中受伤而留下的伤疤痕迹,而且,从年岁上来说,也和舒沄他们要找的那人不太符合。

    剩下的四人中,有两人的手腕处都有生下来便有的胎记,其中一人年纪符合,但他的那块胎记却是泛红的,并不是舒沄他们要找的青色印记;而另一人年纪只有八岁,还是个孩童。

    这般排除下来,也就只剩下了两人。

    这两人是两兄弟,弟弟去年才分家出去成了家,哥哥则是已经抱上了儿子,守着家中的双亲父母奉养着。

    这两兄弟姓张,哥哥叫张大善,弟弟叫张小善,两兄弟当年出生时双手的手背便连在了一起,是生下后请了村里最德高望重的一位老人亲自拿了那祭奉后的匕首把皮肉割开,这才分开的。也就是因为这个,两兄弟的手背在伤口的处理上有些不太适当,一左一右两只手的手背上都留下了一块杯口大的青色印记,牛山村村里的人都知道。

    张家这两兄弟各自都有田地耕种,在村里人的印象中,都是老实的庄户人家,倒是和那猎户扯不上什么关系。

    只是舒沄却是不愿意放弃,得了消息之后便谢过了那个年老的猎户,跟着那些衙役们直奔了张小善的家中方向。

    这张小善的手背印记是在右手上,寻常时候要拿东西,或者是做事都比较容易显露出来,也就正好和那客栈小二说过一样。

    张小善的家落在牛山村东北方向的一处山坡下,屋前是一片田地与竹林,屋后便是村子的后山树林,平日里想要上山的话,倒也是极为容易的。

    那个面色白净的衙役快走几步,带着人便进了那院门,沉声便大吼道:“张小善,可在家中?”

    “谁啊?”一名妇人听到动静,皱着眉头从正屋大门走出来,在突然瞧见有那么多人出现时顿时吓了一跳,踌躇了脚步停在门边,哆嗦着声音问道:“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这里可是张小善的家?”那衙役又问了一句。

    “是你们寻我家夫君有何事?”那妇人攀着门框,似乎有些腿软地看着眼前的众人,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着转儿:“我夫君只是普通的农户没有做什么事情啊?”

    “做没有做,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张小善人呢?叫他出来!”那衙役面色严肃地吼了一声,抬脚便要往屋内走。

    “我我夫君上山去了不在家中!!”那年轻妇人一下便被吓的瘫软在了地上,抽泣着便开始哭叫了起来:“他不在家中不在家中”

    那衙役斜了那年轻妇人一眼,带着人便从她身边越了过去,直接闯进了屋子里,四处便开始翻找了起来。

    “啊啊啊啊”那年轻妇人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扭过头去望向屋内,立刻大叫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站起来便冲向了屋内的方向,扑到了一个正在翻找柜子的衙役身旁,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你们不能乱动我家的东西!不能乱动我家的东西”

    “滚开!”那衙役一脸的不耐,挥手直接把那年轻妇人推到在了地上,拉开了柜子便发现了一个木匣子,然后把匣子打开一看,便瞧见了几件根本不像是这妇人能用的起的精美首饰。

    “头儿,找到几件首饰!”那衙役立刻便叫了一声,把匣子一合上便朝着屋外走去。

    那年轻妇人见状,顿时嗷嗷大叫着,直接抱住了那衙役的双腿:“那是我的首饰,那是我的首饰!!你们不能拿走!你们不能拿走!”

    “滚开!是不是你的首饰,可不是你说了算的!”那衙役一脚踢开那年轻妇人,赶紧抱着匣子便奔出了屋子,把匣子送到了吉旸的面前:“大人,找到一匣子首饰,不像是那妇人能用的起的。”

    吉旸点头把匣子接到手里,打开后便递到了舒沄的面前。

    匣子里装着一支鸾凤纹的金簪,银包金的钗环一对,镶紫色宝石的珠花三朵,缀着红宝石的一对赤金耳坠,还一对珠圆玉润的白脂玉镯,一些零散的衣缀小挂饰,零零总总地堆在了那个匣子里。

    那年轻妇人脸色煞白地从屋内冲了出来,大叫着便朝着匣子的方向扑过来:“那是我的东西!那是我的东西”

    一个衙役面无表情一把拉住了那年轻妇人,一边把她推倒在地上跪着,一边恶声说道:“你的东西?真是你的东西吗?就你这样子,能用的起这般东西?也不怕折了你全家的寿命!我可告诉你了,老实待着,等我们查明情况,到时候再把你们送到衙门里去,让镇丞大人发落!!”

    “胡说!你们胡说!那都是我的东西!都是我的东西!!是我家夫君送给我的东西!!”那年轻妇人疯狂地大叫着,瞪着眼睛看着那匣子。

    “让人去找一找张小善,不能让人跑了!”吉旸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朝着那面色白净的衙役吩咐了一句,然后有对着陈武几人说道:“你们也一起去找找,把人抓回来再说!”

    陈武点头,和院子里的衙役们立刻便寻了那妇人问起了张小善的行踪,然后干脆带着她一起从屋后上了山。

    吉旸看着舒沄把那匣子捧在手里,绷紧着脸一件一件地翻着里面的首饰,迟疑了一瞬后问道:“小姐,这些东西,你可认得?”

    “认得!”舒沄点了点头,目光中隐隐泛着一丝泪光,沉声说道:“这耳坠和珠花我都认得”

    “那我们便没找错人了!”吉旸倒是松了一口气,扬了扬下巴朝着这院子看了眼,然后说道:“那我们便在这里等着,只要把那张小善找到了,相信也便能找到小姐要寻的人了!小姐莫要忧心”

    不忧心?那怎么可能?

    舒沄的心中既有期望,但同时也有些绝望!

    ——k——

    (四库书小说网 sikushu)</p><script>chaptererror()</script></div>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