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都市言情 > 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 第286章,往事重提(二更)

《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第286章,往事重提(二更)

    (四库书 sikushu)</p>    豫王妃一直忐忑不安,不知怎么就得罪了慕夙离了,好几次张嘴想说什么,只是触及慕夙离阴沉玩味的目光,又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万一,万一只是她多想了呢,豫王妃可从来都没有得罪过慕夙离。

    豫王妃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多想了,现在若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岂不是自投罗网?

    谁能想到英姿飒爽的慕珟矜会败给九王妃?

    豫王妃深吸口气,又重新坐下来了。

    而一旁的宣王妃早就迫不及待的要离开了,心心念念记挂着赵肆的伤。

    宋婧扳回一局,明丰帝的脸色才算缓和,也不至于太丢脸。

    “今儿太子可尽心了?”明丰帝看向了一旁的慕夙离。

    慕夙离点点头,“实在精彩,除了马上蹴鞠之外,南曜还有不少的文艺要请教大雍,孤想一定会更精彩。”

    明丰帝点头,女儿家的马术训练时间太短,所以输了也是情理之中,至于剩下的,明丰帝信心十足,诺大的大雍人才济济,样样都不次南曜。

    蹴鞠赛后,慕夙离离开了皇宫,而明丰帝召见了几位王密谈。

    “我真的没事。”宋婧一路上不断的重复这句话,两只手上除了蹭破点皮,衣裳沾湿了雪有些狼狈,身上好的很。

    也幸亏是滚入一堆雪中,否则不堪设想,赵曦越是想,心中的怒火越是压制不住。

    “日后再也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知道吗?”

    赵曦的心都快被吓跳出来了,宋婧有些心虚,其实她看出来慕珟矜的不对劲了,并没有相让,若是单靠实力来说,宋婧根本敌不过慕珟矜。

    越是纠缠越是对宋婧不利,而慕珟矜也一直在纠结,所以两个人迟迟没有分出胜负,宋婧要想赢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否则挨打的她自己了。

    比起三十棍,这些擦伤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放心放心,回头我一定会小心谨慎的。”宋婧柔声劝,雪亮的眼眸眨动,闪烁着光芒。

    赵曦紧抿着唇替宋婧上药,宋婧好奇地追问,“为何慕夙离会帮咱们呢?”

    “他想渔翁得利挑起争斗,但后来又改变主意了,知道这水浑着呢,搞不好他自己也要牵扯进来,所以选择了推波助澜,顺手给咱们一个人情。”

    赵曦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慕夙离今日做的一切都是为他自己,慕轻飒的小动作都被慕夙离看在眼里,慕夙离简单的几句话就坏了慕轻飒多日的绸缪,就是不想让南曜卷入其中。

    所以赵肆今天倒霉是必然的。

    宋婧笑的欢愉,“宣王和宣王世子这么多天费尽心思的讨好慕夙离,到头来却被慕夙离给打了,脸上还要装作一副不记恨的样子,笑脸相迎,一定是憋闷坏了。”

    赵曦见她笑得灿烂,嘴角微翘,伸手将宋婧的耳鬓头发拂至耳旁,“婧儿,皇上要动手了,接下来的日子咱们要开始准备了。”

    明丰帝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定会不着痕迹的除掉九王府,永绝后患。

    宋婧收起脸上的笑,郑重地点头,“爷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的,爷想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

    整个九王府早已经被圈禁看守,一举一动都会被监视,明丰帝动作频频显然是容不下九王一派了。

    从华阳大长公主府被禁足开始,明丰帝就已经打算拔掉整个九王派。

    京都城的水开始浑浊了,赵曦也不能坐以待毙。

    “这一块玉佩千万离身,无论慕夙离跟你说什么都不要相信他。”赵曦郑重的叮嘱。

    赵曦所料不错,明丰帝已经开始动手了,先是有关于九王府明面上的铺子一间一间的被查封,断了九王府的财路,再接着和九王府走的近的官员,大大小小都被寻了错,要么降职,要么贬为庶民。

    两日的功夫已经除掉了一小半,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迟早会吞噬九王府的势力。

    “王爷,瑾王和宣王两人带兵在门外,说是九王府混迹了一批可疑人,要进来搜查。”卫七道。

    赵曦淡然的抬眸,“让他们进来搜,不可阻挠。”

    “是!”

    不一会耳边就传来了脚步声,很整齐,但很快就乱了,宋婧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子上抄写佛经,静心凝神,字迹工整,不慌不乱。

    画眉偶尔还会给宋婧添一杯茶,夸宋婧的字漂亮。

    门外忽然传来了争执的声音,宋婧也佯装没听见,继续下笔抄写。

    “这是九王爷的院子,若是继续搜,怕是不妥吧?”宣王有些犹豫,整个九王府都被翻的乱七八糟,就剩下一个院子了。

    瑾王也有些犹豫。

    闵旻忽然带兵赶来,一脚就踹在了门上,“若有可疑之人,一个都不许放过,搜!”

    宣王和瑾王对视一眼,闵旻则看了眼二人,“既是皇上有令,怎么可放过一处,出了事谁能担待的起?”

    “陆大人说的是,都给本王仔细着点!”宣王高喊一声。

    约几十个侍卫进了院子,除了主屋外,所有的屋子都被翻了个遍。

    赵曦站在廊下,脸色苍白,眉头紧锁。

    “九王爷,近日有一批不明身份的人混迹京都城,扰乱治安,皇上下令搜查。”宣王说着毫不避讳的瞥了眼里面的屋子,那意思就是要搜。

    宋婧站在了赵曦身后,“既是公事公办,就不打搅几位了,搜吧。”

    宣王有些诧异今日这么顺利,一个眼神,侍卫立即进了屋开始搜起来,将屋子里翻得乱七八糟,画眉隐隐有些怒火,却低着头不语。

    “回王爷,并未发现不妥之处。”

    宣王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闵旻却道,“诺大的九王府养了这么一堆闲人着实多余,本官听说这些来历不明的人还会伪装自己,为了以防万一,两位王爷,本官觉得可以带走一批严加审问,或许能从中找到些线索。”

    宣王笑着点头,“就依陆大人,所有的岗位就留一人,剩下的全部带走!”

    原本数百人的九王府顷刻间就剩下二十余人,空荡荡的,整个府上乱七八糟,还被搜刮了不少属于九王府的珍宝。

    譬如库房,就剩下一堆破铜烂铁,就连宋婧存放在库房的嫁妆也没逃过被搜查。

    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抢!

    “王妃,华阳大长公主府和郡主府也被搜查了,情况和咱们一样。”画眉低声道。

    “母亲没事吧?”

    画眉抿唇,犹豫了一会才开口,“郡主病了。”

    宋婧挑眉。

    九王府虽被搜刮,但并未被禁足,只是出行有些不便身边总有几个人跟着,宋婧去郡主府并没有人阻挠,一进门就看见了临裳郡主坐在廊下身披件棕色披肩,脸色苍白,目光涣散。

    “郡主府是谁来抄的?”宋婧忽然问。

    “是豫王爷!”弦月答,“豫王爷来抄家时豫王妃也跟着来了,也不知和郡主说了些什么,郡主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豫王妃?”宋婧眉头紧皱,隐隐有不详的预感在心头萦绕,抬脚上前,柔声的唤,“母亲。”

    临裳郡主抬眸见到了宋婧,眼眸中才有了光彩,挤出一抹苍白的微笑,“婧儿,你怎么回来了?”

    “许久不探望母亲心里惦记着,所以来看看。”宋婧坐在一旁,伸手拉着临裳郡主冰冷的指尖,将一只小暖炉塞入临裳郡主手里。

    “你们都下去吧,我和母亲单独聊聊。”

    宋婧吩咐,几人点头,不过离的并不太远,生怕宋婧跑了一样。

    “母亲”

    临裳郡主压抑的情绪差点崩溃了,眼眶微红,临裳郡主是个十分好强的人,从未有过这种时候,宋婧心疼不已的拉着临裳郡主。

    “母亲,婧儿会一直陪在母亲身边的,母亲有什么话不妨和婧儿说说,婧儿是母亲最亲的人。”

    宋婧倚在临裳郡主怀中,莫名鼻尖发酸,她走了这条路,身边的人也跟着提心吊胆,宋婧自责又愧疚。

    临裳郡主此刻无助的像个孩子,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淌,断断续续说出一件事。

    华阳大长公主是先帝最亲近的妹妹,先帝当初选继子时,第一个考虑的就是豫王世子,也就是现在的豫王。

    当年的豫王世子温顺敦厚,性子和睦,是先帝第一个想要过继的人,就将想法告诉了华阳大长公主,并有意让豫王世子娶了临裳郡主做世子妃,这消息不知怎么就泄漏了。

    传入明肃太后耳中,明肃太后当初还是皇后,执掌六宫,很轻易的就找了个借口让临裳郡主作陪,临裳郡主一时不防被宋韫毁了清白之身,明肃太后当机立断赐婚。

    临裳郡主抵死不从,但木已成舟且无可奈何,京都城第一贵女就这么突然嫁给了一个国公府嫡次子为妻,当时多少人震惊和惋惜。

    “这件事是豫王妃告诉太后的?”宋婧的声音有些冷,大约猜到了什么,否则豫王妃不会亲自来一趟。

    “不止是豫王妃,还有他!”临裳郡主说出这番话就像是耗费了所有的力气,“是他亲手在我毫无防备下,下了药全都是他一手促成。”

    临裳郡主至今才恍过味来,原来豫王早就盯上了那个位置,不惜毁掉一个无辜女子的前程。

    “那豫王为何要这么做呢,先帝不是有准备要过继他了吗?”宋婧不解地问。

    “因为你外祖母手中的兵权抵不过豫王妃父亲手中的。”临裳郡主讽刺的笑,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所以,临裳郡主就被豫王舍弃了,宋婧的指尖在颤抖。

    “婧儿,豫王本来很快就要坐上皇位了,是他自己太着急了,画蛇添足惹恼了你外祖母,先帝才放弃了豫王,如若不然这个皇位就是豫王的了。”

    华阳大长公主唯一的掌上明珠被算计了,这口气能咽下才怪,何况是豫王自作聪明寻求明肃太后的帮助,才导致先帝嫌弃,改了过继明丰帝为子,亲手将明丰帝推上了皇位。

    这就是报应吧!

    毫不犹豫地将此事捅到了先帝面前,是华阳大长公主亲手断了豫王的皇帝梦,六王之中第一个被送出京都城去封地的人就是豫王府。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惹恼了明肃太后,明肃太后才找了机会发作华阳大长公主府,只是被临裳郡主揽下所有,先帝趁机将华阳大长公主府送去了渭河,无诏令不得入京,这才保住了华阳大长公主一家。

    临裳郡主最后被明肃太后送去了望城中山寺,一去就是十几年。

    中山寺的日子虽苦,但临裳郡主并不后悔,只是当年很多事情被蒙在鼓里,如今冷不防被人戳破了,临裳郡主的心紧紧的被揪住了,一下子就崩溃了。

    “婧儿,是母亲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临裳郡主无助的看着宋婧,那一刻宋婧有种要杀了豫王府一家的冲动,宋婧极力隐忍着。

    她骄傲的母亲,仿佛顷刻间就变的颓废了。

    “母亲,婧儿从来都没有怨过你。”宋婧摇摇头,她说的是真心话。

    临裳郡主只知当年是被明肃太后给算计了,却不知豫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冷不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临裳郡主也不知该哭还是笑。

    难怪自从豫王进京都城以后,临裳郡主再也没有踏出郡主府半步。

    难怪每次豫王妃见到了自己总是带着略有似无的敌意,趁机落井下石。

    难怪

    “母亲,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是他们太贪心了才会咎由自取,豫王,他配不上我母亲!”

    宋婧搂住了临裳郡主的肩,说的无比坚定。

    宋婧此刻除了自责就剩下愧疚,临裳郡主明知明肃太后当年算计了她一辈子的幸福,却还要笑着讨好明肃太后,只为了宋婧的幸福。

    这是一个母亲的隐忍和成全。

    “婧儿。”临裳郡主神情恍恍惚惚,心底深处唯一保存的美好成了最大的讽刺。

    宋婧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豫王两口子故意刺激临裳郡主,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豫王恨当年华阳大长公主府的多管闲事,让豫王和那个位置失之交臂,将这笔账记在了临裳郡主身上。

    豫王这么多年一定恨极了临裳郡主,好不容易找到了个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豫王府!

    宋婧深吸口气,将眼眸中的恼意压住了。

    许是太疲惫了,临裳郡主倚在宋婧的肩头睡着了,宋婧瞥了眼书语,“从今天起你留下来照顾母亲,无论如何一定要确保母亲的安危。”

    书语点头。

    安顿好了临裳郡主,宋婧的心情十分复杂,出了郡主府的大门远远的就看见一辆马车缓缓而过。

    帘子被挑起,露出一张温婉动人的脸庞,眼眸微动又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意,远不如之前的和善,仿佛是被撕开了那层面皮,露出了真面目。

    是豫王妃!

    “王妃,华阳大长公主是齐王带人去抄的。”画眉低声道。

    三个府上相比较,华阳大长公主府是最惨的,几乎洗劫一空,分文不剩,连华阳大长公主的屋子也没放过。

    宋婧深吸口气,“走吧。”

    “九王妃?”

    宋婧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唤自己,抬眸看去,是慕轻飒,慕轻飒眼中的怜惜一闪而逝。

    “只要九王妃去求大皇兄,大皇兄一定会伸手帮忙的。”慕轻飒淡淡地开口,紧盯着面前这个轻灵的女子。

    宋婧忽然勾唇轻笑,“九王府虽落魄,我又何必将九王府的脸皮放在那些人脚底下肆意践踏?”

    “可是活着才有机会”

    “就像三皇子这样忍辱负重等待时机吗?”宋婧反问。

    从见到慕夙离的那一刻起,宋婧就知道慕夙离和慕轻飒之间的距离不是一点半点,慕夙离表面上看起来放荡不羁,可他每做一件事看似无意,其实都很关键,心机深沉的可怕。

    而慕轻飒,自以为瞧的清楚,其实未必看的远。

    (本章完)t

    (四库书小说网 sikushu)</p><script>chaptererror()</script></div>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