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武侠修真 > 法宝回收站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剪尾

《法宝回收站》 第三百二十一章 剪尾

    高三余这种人当然不会选离客栈太远的地方等林楚,客栈与茶楼隔着就那么十几米,就这么短短一段路,散开了神识监控的林楚发现这两人是不时将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直到进了茶楼,居然有一个还跟了进来,林楚心下就开始怀疑了。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和高三余有关,甚至怀疑是不是横山盗的人,所以之前特意和高三余询问了一下横山盗的行事风格。

    既然横山盗没有报复的传统与习惯,而且这两人也没有随着高三余离去,那么自然可以确认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了。

    难不成会是那个幽冥宗使者的人?

    林楚心下一凛,随即排除了这个可能。

    不要自己吓自己,这灵思府可不是幽冥宗的势力范围,自己又没有露出过筑基期的修为,而且那高三余之前也答应自己会保守云蟹的秘密,那个尚世三则是根本一路昏迷到的灵思府,除非高三余失信,否则不可能引起幽冥宗的注意的。

    而前面与高三余的语言试探中,很明显这人一直遵守承诺,对其主家都没有说出过云蟹的存在。

    只是自己进了这灵思府还不到三日,而且也没和什么人起冲突,会是谁大费周章的跟踪尾随自己呢?哦,倒是讥讽过那个“下三滥”,但按尚九的说法,那家伙可没这么大能量,这跟着的两个可全都是炼气八层。

    还有,这两人行事风格完全不同,一个大大咧咧的,似乎根本没想过怕被自己发现,另外一个则是小心谨慎,他们是两路人?这就更加奇怪了。

    还是说一路人排除的,大大咧咧的那个是为另外一个打掩护?

    想得一会,没有半分头绪,林楚不禁苦恼的叹着气坐了下来。

    有风吹过,呜咽如歌。

    被困了十几年,这刚刚有出来机会,又遇上一场截杀,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这伤却受的不轻,想疗伤了,居然发现无法吸纳灵气,还有什么见鬼的五行灵根,一堆搞不清楚的东西,现在居然还莫名其妙的别人盯上了。自己这是做了什么才会遇到这么多不顺心的事?啊啊啊啊……

    林楚只觉胸口发闷,嘴角发苦,郁闷的直想放声嘶吼,嘴巴一张之后却是无半点声息传出,出来的是一口暗红色的血液。

    血入茶杯,将一杯清香四溢的灵茶混成了艳红之色。

    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口血一吐,林楚一惊之后反倒是恢复了冷静,而后哑然失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小心行事的作风是需要秉持的,但太过小心、畏畏缩缩可就成惊弓之鸟了,两个炼气期而已,自己再怎么受伤落魄,对付起来不还是小菜一碟?自己在这猜来猜去做什么?拿下来问个清楚就是,这要是真被什么惹不得的势力盯上了,也好早早离开,自己又不需要在这灵思府落地生根。

    几日来的殚精竭虑在林楚未曾发觉的情况下,其实隐隐影响着他的心态,好在被这跟踪者的事情一搅合,一时钻进牛角尖没想明白的林楚反倒是被自己一口血给带出了这种颓废的心境。

    不能浪费了,这可是自己的血啊。

    想明白之后的林楚豪气顿生,一口喝干杯中混着自己血液的茶水,背负双手,施施然的走出包厢,离开了茶楼。

    ……

    风岩峰不在城内,在城外,不过离着城墙不过三里多,出了城门就可看见,以林楚的目力,甚至还能看见上面影影绰绰的房屋建筑。

    神识之中,那两个尾巴依旧是在身后跟着。

    林楚微微一笑,蓦的灵力涌向双足,疾电步运起,往前疾奔,不过,他只用了不到一成的灵气,速度虽快,但也就是炼气后期的水平。

    “草,被这小子发现了?”一直在林楚身后五六米双臂环抱在胸前慢悠悠晃荡的青衣汉子面色一变,接着没有半分犹豫的也是身化残影,往前追逐而去。

    小姐吩咐的可是暗中查探,这被发现了还是撤吧。多半是那长青帮的惹得祸,搞什么啊,一点都不专业。

    再隔着几米,那个身体瘦小的男子则是略一踌躇之后转身就走。

    ……

    风岩峰半山一处林子里面。

    长着一张长长马脸的青衣汉子停下了脚步,前面十多米外,林楚靠着一颗大树悠然的问道。

    “你小子倒是警觉,不过这就是你自己找罪受了,没发现的话,还能容你逍遥几日,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大爷我就只能动手了。大爷我早就不耐烦这么跟着了,区区一个炼气七层,还跟个什么劲,直接抓起来就是了。为了跟踪你,我可两日没去寻欢楼了。”青衣汉子狞笑着抽出了一件中品法器,一根尖刺上满是乌黑腥臭的血迹的狼牙棒。

    “这位,恩,就叫你马兄弟吧,我能知道是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林楚伸手接住一片飞舞的绿叶,也不知这叶子怎么未见枯黄就落下了枝头。

    “马兄弟?”青衣汉子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林楚这是在讥讽他的脸长,一下勃然大怒,“牙尖嘴利的小子,你这可是在自找苦吃。本来大爷最多是打断你四肢,之后还会给你治好,夏二公子可是吩咐下来了,他兴致来了的话要好好炮制你,我们帮主可不会允许我把你弄坏的。现在嘛……”

    “现在怎么样?”林楚像被吓坏了一般睁大了眼睛。

    “现在大爷我要先在你身上钉上七八十个孔,放心,死不了你的,这事我可是十分之有经验,我在好几个小娘们身上试过呢,你知道边做边给她们打孔是多么美妙的一种体验吗?爽毙了,那地方收的叫一个紧啊,啧啧啧。最多大爷我多耗点丹药给你治治,只要在夏公子想起来的时候你还差不多是个活人就行了,夏二公子想必不会介意我帮你提前教训教训你。现在,给我倒下吧。”青衣汉子抡动狼牙棒,高高跃起,带起一阵狂风,好似饿虎扑兔般朝着林楚扑去。

    然后,他就没有然后了。

    林楚一扬手,这家伙就捂着脖子上一个杯口大小的孔洞跪倒在地,喉头“呃呃”作响,却再也没有机会发出半句话语。

    筑基期修为发出的灵幻指可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被这家伙口中所说的残虐行为彻底激怒的林楚放弃了本还想这再从这家伙口中套点消息的打算,干脆利落的送他上路了。

    手一勾,林楚将那狼牙棒收起,而后一个火球飞出,火焰升腾而起,将此人烧成了灰。

    夏定坤吗?难怪尚九说他是条疯狗。

    另外一个尾巴倒是乖觉,看来不是一路人,既然没跟上来,那对自己估计没什么恶意,也许是一些类似联盟中盗贼工会那样的情报收集组织吧。

    剪除了身后尾巴之后,林楚哼着小调,慢悠悠的向上行去,这接下来要去城主府所属的那检测灵根所在地看看,虽然高三余说着检测时城主府一定会有人在场,但是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是一定的。

    这又不是什么损害城主府利益的事情,那些城主府的下属总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坚持到底吧。

    实在不行,就多花些灵石让他们“通融通融”。

    林楚略带些心疼的想着。

    < cssadhtl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