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龙裔的轨迹 > 第一百一十章 王都缭乱·援军到来

《龙裔的轨迹》 第一百一十章 王都缭乱·援军到来

    就在执行者们的计划遭到了预料之外的困扰之时,原本在王都负责扰乱任务的猎兵们也被清理得差不多了。

    海利加离开前清理了数个街区的红莲猎兵,不仅仅是为了帮凯诺娜减轻负担,更重要的是,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完全打乱了猎兵们的作战部署。

    原本,猎兵最看重的能力除了士兵的个人素质之外,就是战术配合的能力。为结社效忠的猎兵大取材自世界各地的三流淘汰猎兵,这已经说明了他们并非在个人天赋上有所建树之人。虽然结社的强化程序某种意义上弥补了这一缺陷,但是最重要的提升还是植入到他们脑子中的战术系统——通过学习结社所拥有的先进战术,再加上目前特殊情况下的装备优势,他们才能压制住以士兵素质著称的利贝尔王**。

    海利加的行动不仅仅是切除了三块的猎兵巡逻区那么简单,更是切断了红莲猎兵们原本还算良好的循环。并未有过太多作为胜利者经验的他们,原本就只是在自家们那强如鬼神的战斗表现感染下打了鸡血,说白了就是三分钟热度,而且他们原本的任务也就是欺负欺负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罢了。但是擅长近身格斗,不依赖导力武器的原特务部队的出现打乱了他们本来美好的构想,而理查德在战场上的恐怖表现更是让他们好不容易因为执行者们而提升上去的士气慢慢又降了下去。在这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猎兵们开始渐渐败北,指挥官们试图挽回败局,但是于事无补。

    也就在此时此刻,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如期而至——一头深色短发,满脸憔悴,好像已经很多天没睡过好觉的男性军官,带着一批王**中的精锐赶到。希德中校原本率领着一部分王**在王城外围截击导力兵器和零散的猎兵,如今终于将他们全部清除干净,安置好躲避灾祸的平民后,立刻转头开往王都。

    如今,两人在战场上面对面,心里不禁五味杂陈。希德中校还好,他早就得知了理查德获得戴罪立功机会的消息,而理查德则是在那一瞬间有些恍惚。

    “希德……”理查德面色复杂。此前自己发动的政变之中,他用希德中校亲人作为筹码,强迫他干了一些他原本不愿意做的事情,如今再见,万分惭愧。

    “理查德上校……额,先生。”希德中校脱口而出,楞了一下才想起对方已经不是军人了——那副战场上飒爽的英姿,总是会被他和那个曾经王**的明珠联系起来,“附近的扫荡工作结束了,接下来留给我们各自的手下士兵就好。我们赶快去王都吧。”

    “希德中校,我……”

    “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希德中校知道理查德想说什么,但是现在局势实在是紧迫,“目前赶往王城的只有海利加大人一个人而已……游击士们已经过去了,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来得及支援。”

    “什么……?”理查德一愣,“他一个人?”

    “是啊……好像是一个人,用不知道什么手段顶住了四名执行者的突击。真是厉害。不过恐怕这种事情支撑不了多久,我们赶快过去吧。”

    ————————————————————————

    当艾丝蒂尔等人看到已经碎裂的大门时,就知道大事不妙。金一眼就指出,这是泰斗流奥义的杰作,由此可知瓦鲁特等人已经进入到王宫很久了。众人立刻马不停蹄地进入到了王宫里,本以为接下来会有几场恶战等着他们,没想到他们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

    王宫的一层大殿早已是一片狼藉。原本华贵的地毯被烧毁、撕碎,大理石柱和地板上满是寒霜和焦黑的痕迹。一直呆在二层的女王和科洛丝正紧张地看着下方的对峙,而在艾丝蒂尔等人进来时眼睛忽然一亮。

    四位执行者,在突入王城后的十几分钟内,竟然被拖在了大厅,没有向前移动半步——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孩子。

    对峙的五人似乎都有些疲倦了。玲漂亮的洋装被炽焰抹了一下,精美的花边被烧成了焦炭;露西奥拉被一道雷光击了个正着,虽然有式神帮忙抵消了大部分伤害,但还是狠狠地被麻痹了一下;布卢布兰虽然没有受伤,但他的脚边有一个被打成碎片的面具,脸上随便糊弄着一个新的。

    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但是都远远没到不能继续战斗的情况。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太多地参与到其中来——因为另外两个人的参与程度实在是太激烈了些。

    瓦鲁特身上有数十道大大小小的血痕,全部都带着丝丝寒气,由于他早就抛弃了的,因此没办法使用真气驱寒,只能硬撑,此刻的他早已气喘吁吁。海利加那边虽然早期能够利用这新获得的力量压制瓦鲁特,但是时间拖得久了,被对方拿到了节奏后,也显得有些难以招架。不过由于实在是太硬了,海利加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只是再驱动魔力时,大脑传来阵阵刺痛作为抗议。

    “还差点意思……唔。”海利加有些懊恼,刚才自己和瓦鲁特缠斗的时候,其他执行者们基本并未进入交战的中心,这原本是一个能够重创瓦鲁特的好机会。自己原本是想一鼓作气直接压制执行者们,好让女王和公主有机会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然而真正开战后,海利加才发现自己有些想当然。自己继承了龙裔的剑技,但是却又没得到他全部的,因此近身搏斗方面自己只是赢了力量本身的便宜。而法术虽然能够产生很好的效果,但是自己又不能使用大威力的法术,否则可能会误伤友军,甚至把城堡弄塌——这种束手束脚的状态下,不仅没有办法给女王和公主争取转移的机会,也很难对执行者们造成真正的什么伤害。

    更何况,他原本还有数次机会终结和瓦鲁特的战斗——在几次交手后,瓦鲁特的进攻在被挡下后出现了短暂的动作僵直,但是这些一闪而过的机会都被自己错过了。否则,瓦鲁特早就倒在自己这把寒气逼人的利剑之下了。

    海利加原本还打算,如果再拖下去解决不了问题的话,就要冒险解放进一步的力量了——不过艾丝蒂尔等人的出现,终于让他长出了一口气,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呼……”他吐出一口浊气,面带微笑地看着或惊讶,或安心,或若有所思的同伴们的表情,笑着说了一句:“该说……嗯,好久不见吗?”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